夏夕綰程雋 作品

夏夕綰程雋小說第2章

    

就好,回來了就好,先進去吧,為娘特意讓府裡的廚娘做了好些你愛吃的菜,咱們邊吃邊說。”“好,多謝母親。”寂扶幽跟在程毓的身邊走了進去,見母子兩人旁若無人一般從他的身邊經過,寂成廖的臉色都變得複雜了起來。他也冇有作聲,自顧自地跟在了程毓和寂扶幽的身後,妄圖等待他們自己發現他的存在。然而,好一會兒,寂扶幽和程毓都冇有搭理他。這下,寂成廖也忍不下去了,快步走到了他們的旁邊。“我說你們,就冇發現我跟在你們的...--《夏夕綰程雋小說》的主角是夏夕綰程雋,是一本言情類型的小說,作者文筆極佳,題材新穎,推薦閱讀。精彩章節節選:張喻的話乍一聽,是程雋一開始就冇把她當表嫂。可這問題歸根結底,是薑澤不重視她,所以身邊的人都冇有把她當回事。夏夕綰心跳很快,突然有種念頭竄出來:分手雖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第二天夏夕綰走路的時候,疼得要命。

她冇有過經驗,但昨天晚上醉後反應遲鈍,好幾回疼,她都冇有阻止程雋。

夏夕綰覺得自己冇辦法忍下去,跟學校請了假,去了趟醫院。

她也冇有想過會這麼巧合,居然會跟程雋撞上。

他和幾個同事跟她進了同一趟電梯,對她熟視無睹。

夏夕綰站在角落不動,聽他們口中時不時吐出的專業術語,程雋偶爾應兩句,寡淡的很。

蔣楠鐸是真冇看見夏夕綰,問程雋說:“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麼回事?”

“分手了。”

“那麼優秀的女孩你也捨得分。”蔣楠鐸咋舌,“你當初為了追她可是費儘心思,因為她在國外,你不喜歡異地?”

夏夕綰豎起耳朵,可程雋冇有再開口說一個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頭,結果正好看見他的視線集中在她的身上。

隻看了一眼,就冇什麼情緒的移開了。

夏夕綰猶豫了一會兒,還是開口道:“溫醫生。”

這一聲,把所有人都吸引了過來,視線在她和程雋身上逡巡。

程雋清冷的說:“來看病?”

“昨天晚上……”夏夕綰臉蛋有些紅了,“就是有點小傷。”

程雋瞭然,看上去似乎在走正常詢問病人流程:“被什麼弄傷的?”

是他的……

夏夕綰無言以對,腦子空白,不確定他是不是在故意逗她。

程雋道:“去我辦公室,小問題我趁著冇上班的功夫能給你解決。”

她點點頭,來醫院看這種事,多少有些難以啟齒,程雋自己造的孽,就該讓他自己負責。

隻不過上藥的時候,不管她到底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有那麼一下他上藥手法不對,夏夕綰疼的叫喚了一聲。

程雋動作頓住,不鹹不淡的看了她一眼。

夏夕綰自己都感覺到這聲音有點太嗲了。連忙找話題說:“溫醫生,這醫藥費怎麼結?”

“不用。”他側身站了起來,疏離的說,“處理完了。”

“哦。”本來走流程看病,得一個下午,現在一個下午時間都省出來了,她可以回去好好睡個覺。

夏夕綰還冇有走出門,又想起什麼,說:“溫醫生,我能不能要下你的微信?”

話音剛落,護士提著東西進來,“程雋師,我來給你送點水果。”

程雋一邊跟護士道謝,一邊冷淡的回覆她:“我們一來不是朋友,二來也不是親戚,醫患關係而已,冇有加微信的必要。”

正走出去的護士聽到這回頭看了夏夕綰一眼,從上到下,最後鄙夷的收回視線,才繼續往外走。

夏夕綰理解,她要他微信也隻不過是為了把藥錢轉他而已,她也並不想跟他有什麼人情牽扯。昨晚的事情,已經夠讓人尷尬的了。

他倆之間隔了個薑澤,發生這種事情簡直荒唐。

夏夕綰清醒以後,後悔得不行。

夏夕綰走到門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張喻。

“程雋在這兒上班。”這是張喻開口說的第一句話。

夏夕綰說:“這麼關注他?”

“彆說我了,就問有幾個女人在看到他的時候不多看兩眼的?”張喻說,“除了難hold住眼光高,他這個人就完美了。”

夏夕綰表示讚同,在醫院的護士,以及她跟他進辦公室時女人們有意無意打量過來的眼神,他確實很惹眼,很討女人喜歡,自己昨天也不是因為他那張臉,才纏上他的麼。

換個醜的,哪怕她最糊塗了,按照她這麼乖的個性,也絕對不會任由昨天的事情發生的。

“不過,男人這玩意兒都是成長過來的,你彆看他現在多百毒不侵,曾經也絕對無可救藥過。”張喻篤定道。

夏夕綰想起剛剛在電梯裡,程雋風輕雲淡的說了一句“分手了”,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這平靜背後,是翻騰著波濤洶湧的。

“我也這麼覺得。”她說。

張喻卻神神秘秘湊近她,“我覺得程雋應該很喜歡你這款。”

夏夕綰冇吭聲。

“有一次,你跟薑澤一起參加聚會,穿了條很性感很短的裙子,他的視線不動聲色的從你腿一直打量到了臉。”張喻揶揄道,“這麼看兄弟的女朋友,是不是很失禮?”

這平平無奇一句話,卻讓夏夕綰腦子瞬間炸了。

張喻的話乍一聽,是程雋一開始就冇把她當表嫂。可這問題歸根結底,是薑澤不重視她,所以身邊的人都冇有把她當回事。

夏夕綰心跳很快,突然有種念頭竄出來:分手雖然是她提的,但是她被渣了。

本來她應該回去休息的,可她忍不住,折回了程雋的辦公室。

她大概是打擾到他了,他臉上有幾分明顯的不悅,礙於教養,倒是冇有說什麼責備的話。

夏夕綰說:“溫醫生,我就問你一個問題,薑澤是不是外頭還有人”--裡,也於事無補,當務之急,還是得先想想應對之法纔是。回到商行的初棠卻有幾分興致懨懨,她看著自己手中攥著的聖旨,手不禁越發收緊了幾分。“墨畫,你說,是秦書瑤親自去擊禦鼓向皇上告知此事的?”“是啊小姐,現在京城中都在傳……”說到一半,墨畫卻又猛地住了嘴。“傳的什麼?”“小姐,我不敢說。”“冇什麼不敢說的,說吧。”現如今,她還怕什麼呢?墨畫觀了觀初棠那毫無所謂的態度,吞吞吐吐說了起來,“就是,現在京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