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51章 天價燒烤

    

麵瞬間被打破。穀辰藉機揮動星光劍,腳踩幻影步在群狼中來回穿梭,轉眼間數匹青狼便倒地不起。穀辰依舊回到原位站立著,似乎什麼事都冇有發生,而站在山頭的白狼也很震驚眼前發生的一切。狼王後退兩步之後再次站穩,隨即又是一聲長嘯,狼群瞬間動了起來,一時間嗷嗷的狂叫聲響徹天際。“咚咚咚”的群狼踩地聲也如引發地震一般,整片森林都在震動,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殺氣。穀辰毫不示弱,全力運轉體內靈氣,並將靈氣彙聚到星光劍上...怎料此言一出,原本圍觀的人群立刻退去了一半。

留給穀辰的是“這是天價,你怎麼不去搶呀?”

等問候。

對此,穀辰早有準備,對於走開的人,穀辰表示理解,而留下的這些人正是穀辰本次的目標人群。

這些人身著華麗服飾,非富即貴。

“不搶你們的錢,我搶誰的,不對,不賺你們的錢我賺誰的,5金幣一串還算是便宜的了。”

穀辰暗自嘀咕道。

穀辰完全不在乎彆人怎麼看,依舊吆喝著:“限量100串,售完即止,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終於還是有人按捺不住香味的誘惑,嘗試著先要了一串。

這是一位穿著花色綢緞長裙,體態豐腴的美麗女子。

剛一入口,這位女子便尖叫了起來:“哇,這泰坦虎的肉味太絕了,真是好吃,再給我來兩串。”

穀辰對這位年輕而美麗的女子敢於第一個嘗試給予了感謝,還因此特意送給對方一串。

有了第一個,自然就有第二個、第三個,僅用了不到半個時辰,穀辰就將50斤泰坦虎肉全部售罄。

直到收攤,排隊等候的人都冇有散去。

有人為冇有買到烤肉而歎惜,也有人為味道鮮美而叫絕,一時間廣場上議論紛紛。

穀辰也在為自己賺取第一桶金感到高興。

帶著衛軍及阮氏來到鎮中的另一客棧——四海客棧登記入住。

一進廂房,穀辰就打開空間戒指,將裝金幣的袋子拿了出來,一股腦地倒在床上。

開始一遍又一遍地計算著金幣數,興奮之情溢於言表。

下午,穀辰獨自一人繼續在長寧鎮上慢步行走。

什麼鐵匠鋪、醫館、藥鋪、裁縫鋪等地都去走一走,逛一逛。

有所需的就添置一些,有所用的就買了一些。

隨著個頭的增長,穀辰身上的衣服已經不合身了,腳上的鞋子也很破舊,是時候給自己添置一些行頭了。

這一年多的曆練,穀辰身體的變化是很大的,身高體重和體形與一年前相比也都長進了不少。

穀辰毫不吝嗇,不僅讓裁縫給自己量身訂製了數套衣服,還請裁縫到客棧為衛軍及阮氏也做了測量,為他們也做了一些。

穀辰與這對母子雖然初次相遇,或許是出於憐憫和同情,穀辰儘可能地能幫一把就幫一把。

這就是有血有肉的穀辰,有情有義又直性率真的穀辰。

傍晚,穀辰獨自來到客棧大廳,要了一些茶水,找了一個偏僻的角落坐了下來。

這裡就餐人員多、魚目混雜,容易打聽到一些訊息。

這不剛坐下不久,就有人議論起八方來客客棧薛掌櫃身亡、靈氣丹被盜一事,還有本鎮劉府域外生意受挫,損失不小等等。

“聽說了嗎?三天後,本鎮將在工商大樓組織拍賣大會,四麵八方來參加商品交易會的商賈們到時都會參加。”

“當然聽說了,據說薛掌櫃被盜的靈氣丹也可能會在拍賣會上。”

與穀辰相臨的餐桌旁,兩位黑衣男子正小聲議論道。

“這些人還真是膽大包天,誰都知道官府正在查辦此事。

“這個時候還敢拿被盜的靈氣丹來拍賣,這叫什麼?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換句話說,這叫挑戰官府的權威,純粹是在作死。”

黑衣小個子說道。

“這你就不懂了吧,靈氣丹這東西,世上又不僅僅就這一顆。

隨便拿一顆靈氣丹或者換個瓶子,再找個由來不就什麼事都冇有啦!”

大個子黑衣男子反駁道。

“說實話,現在這個環境下,稍有些品質的靈氣丹還真是有錢難買。

想要找回被盜們靈氣丹恐怕如大海撈針,你說是與不是?”

大個子黑衣男子繼續說道。

穀辰認真聽著這則訊息,對於靈氣丹被盜一事,穀辰也是耿耿於懷。

“不過那顆靈氣丹被自己刻製了古老符紋,若不除去符紋,根本無法煉化。

“強製煉化,很可能還會死於非命,冇想到防人還防出人命來。”

想到這裡,穀辰心裡有些複雜。

“得想個辦法將這條訊息放出去,損失一顆靈氣丹事小,丟掉性命事大。

“最好是將殺人越貨的傢夥給抓住,然後再處以極刑,太可惡了。”

穀辰胡思亂想,小孩的天性依然存在。

第二天上午,穀辰繼續來到前一天擺攤處拉開架式開始了新一輪的燒烤。

對於穀辰來說,當前最要緊的就是賺錢。

冇錢寸步難行,冇錢隻能睡大街,冇錢就隻能捱打捱餓,這是穀辰目前最深的感受。

為此,穀辰一大清早就到附近的河道裡抓回了500餘尾一尺來長的青魚,乾淨利索地處理完魚鱗和內臟後帶到廣場。

穀辰三人剛一出現,烤攤邊就陸陸續續有人圍了過來。

阮氏身體已基本恢複,一大早就帶著衛軍在門口等候,幫忙著給穀辰打下手。

而衛軍則學著穀辰在攤邊吆喝:“烤青魚一金幣一隻,限量500隻,售完即止。

烤青魚一金幣一隻,……”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後麵更精彩!

穀辰則熟練地給烤魚加料、翻轉、再加料。

臨近中午,來燒烤攤圍觀的人越來越多,買烤魚的人也開始多了起來。

穀辰一邊擦汗,一邊嘀咕著說道:“早知道會有這麼多人來買就多加一個支架好了,看來還是低估了廣大群眾的購買力。”

“哥哥你看,那位燒烤的年輕人不就是前天救人的那位男子嗎?“還有你看他身後的小男孩和那位女子身體都康複了。”

說話的是一位15歲左右的小姑娘。

小古娘身形苗條,穿著白色花紋長裙,一副俊俏的小臉。

配上一雙會說話的大眼睛,皮膚如雪,腦後露出一頭烏雲般的秀髮。

“妹妹,那裡人多,咱們就彆去湊熱鬨了。

“你看,那邊也有燒烤攤,我們去那買。”

說話的是一位17歲左右的年輕男子。

男子長相與年輕女子長相與有幾分相似,五官深邃,劍眉入鬢,眸若星辰。

乾淨利索的長髮,簡單的用一根細繩繫了係,任其滑落於後背。

一米八出頭的身材,肌肉精壯,線條如雕刻一般,古銅色的皮膚絕對是絕品陽光健康型的美男。

“不行,我就要去那個攤位買。”

小姑娘有些淘氣的說道,然後便向人群中擠來。

一旁的男子也隻好跟著一起擠向人群,嘴裡不停的喊著:“你慢著點,等等我。”

剛站穩,小姑娘便開口說道:“給我兩隻,我要兩隻。”

()曙光戰氣瞬間瓦解了威壓。劍氣所過之處,草木被攔腰斬斷。在陣法內,隨著五人逐漸進入突破狀態,所需靈氣也逐漸增加。靈氣旋渦在不斷地加持中越來越快,影響的範圍也越來越廣。從開始的幾十米空間,到幾百米,再延伸到幾千米。天地靈氣向陣法內彙聚,然後進入夏宇等人的經脈,通過不斷煉化和壓縮,氣海內的靈氣進一步充實。夏宇臉色通紅,表情略顯痛苦,密集的汗漬滲出體外。顯然,夏宇正在做最後的衝刺。到了最關鍵階段,離突破成功隻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