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96章 無言騎一出全場退散

    

辰佈置的陣法上,隨即自燃身亡。山下麵的猴子們和白毛熊看到穀辰從山上滑落時,急的吱吱亂叫。為首的老猴子更是甩開一切,極速衝向穀辰滑落路線下方,準備出手接住穀辰。而其他猴子見狀更是緊隨其後,蜂擁而至。白毛熊速度更是驚人,穀辰剛落下時,白毛熊轉瞬間便到了穀辰滑落落點下方。準備從空中接住穀辰,直至見到穀辰停止滑落後才返回原地。穀辰在陣法內運轉體內靈氣,快速檢視著身體各部,好在隻有兩處肋骨有些裂痕外,其他部...以解謝43級的進士境實力想要阻攔金默然這個55級的翰林絕無可能,更何況解謝現在缺少一命獸,並非巔峰狀態。

可他卻絲毫不慌張。

“金統領,單憑我當然是攔不住你,可如果加上我身後的這些傭兵呢?”

金默然一臉淡定的環顧四周:“這兩人我保定了,希望各位賣個麵子,日後好相見!”

他聲音雖然平淡,可眼神卻逐漸淩厲,讓眾傭兵心驚。

“金統領,你要保的兩人可是價值500萬金幣,正所謂斷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你認為他們會賣你這個麵子嗎?解謝的話瞬間引發傭兵們的慾念,他們當傭兵是為了什麼,當然是金錢。

500萬金幣就在眼前,現在讓他們放棄,他們自是不能。

眾傭兵雖然冇有說話,可卻各自緊握武器,命書浮現,現場氣氛頓時緊張起來。

金默然身後的阿樂有些憂慮道:“你說金統領能帶我們安全離開嗎?”

相對於阿樂的擔憂,陸明則比較看的開。

“他既然出現,就已經考慮到這些情況,不會出問題的。”

眼見傭兵們蠢蠢欲動,金默然再次開口。

“這兩人是城主大人的朋友,如果你們今天敢動手,那就是對城主不敬!”

眼見金默然搬出城主,眾傭兵頓時僵住,他們敢得罪金默然,可城主是萬萬不敢的。

解謝眉頭微皺,心中暗道:“難道這兩人真的和城主有關係?”

他凝視著陸明兩人,眼中閃過一道厲色:“不管他們有什麼關係,都要死,否則後患無窮!”

念及此,解謝大聲道:“金統領,你可不要拉大旗扯虎皮,誰能證明這兩人和費城主有關?”

傭兵們聽到解謝的話深感有理,紛紛點頭。

“解大人說的冇錯,這金統領很可能是在騙我們。”

就聽解謝繼續道:“眾位傭兵,你們過的都是刀頭舔血的日子,現在五百萬金幣就在眼前,難道你們就這麼放棄嗎?”

“更何況法不責眾,機會就在眼前啊!”

解謝幾句話就讓眾傭兵堅定了信念,眼神不善的盯著陸明他們。

“哈哈哈”

金默然突然大笑。

“解公子還真是好口才,隻是簡單幾句話就讓他們不顧生死!”

“金統領,我說過,當人財路如殺人父母,你是擋不住的,還是讓開吧。”

直到此時,已經有近500傭兵到達此地,解謝他們一方的聲勢更大了。

眼見傭兵們已經刀劍出鞘,準備動手,金默然高聲喝道。

“出來吧!”

隨著他的話音傳出,左側的密林中立刻有了動靜。

眾傭兵循聲望去,從密林中走出一隊士兵。

他們身著黑甲,眼神冰冷,渾身散發著讓人生畏的氣息。

“是無言騎!”

如此特殊的裝扮,傭兵們立刻就認出他們的身份,頓時大驚。

眼見無言騎走來,傭兵們趕緊讓開,就像躲瘟神一般。

陸明和阿樂好奇的看著出現的這隊無言騎,他們雖然是第一次見到,不過也能清晰的感受到這隊士兵的強大。

解謝臉色難看至極,他冇想到金默然這次前來竟然還帶著無言騎。

“唉,看來這次殺不了那倆小子。”

金默然冷笑問道:“解公子還要阻攔嗎?”

解謝攥緊拳頭:“我早晚會報此仇!”

放下狠話,他轉身就騎著千裡虎離開。

眼見解謝離開,金默然環視眾傭兵:“你們呢?”

他話音未落,眾傭兵瞬間散去,不敢在此停留。

金默然見狀將陸明和阿樂帶上神火飛鴉:“我先去找城主,你們自己回營吧。”

說完他便乘坐神火飛鴉向著密城飛去。

高空之上,阿樂好奇問道。

“金統領,那隊無言騎是怎麼回事,為什麼那些傭兵都害怕他們。”

金統領知道阿樂和費老的關係,而且這也不是什麼秘密,於是介紹道。

“想必你們都知道城主曾在鎮妖軍待過,他回來之後就想要打造一支和鎮妖軍相同的軍隊,於是無言騎就誕生了。”

“能成為無言騎的都是進士境命師,隻是和鎮妖軍不同,無言騎要求冇有那麼苛刻,隻要是境界到了就行,不需要非得是完美命師。”

“就算如此,想要組建一支完全由進士境命師組成的軍隊也需要消耗極大的資源,因此無言騎的規模並不大,也隻有50人。”

“無言騎人數雖少,可效果你們也見到了,在密城冇有一人敢無視這支軍隊!”

在聽到無言騎都是由進士境命師組成,陸明和阿樂大感震撼。

“50位進士境命師啊,還真是大手筆!”

在陸明他們回去的時候,解謝和一眾傭兵也走出了密雲峽穀。

一直守在入口的冷千雪立刻迎了上去。

“解兄弟,那兩小子死了嗎?”

解謝臉色陰沉道:“任務失敗。”

“什麼?”

冷千雪驚訝的看著對方:“你出手也冇解決?”

“本來我是可以殺了那倆小子的,可半路有人出手救他,我也冇辦法!”

“誰敢保他?是要和我為敵嗎?”

冷千雪聲音尖唳的咆哮著。

“是金默然和無言騎!”

“呃”

冷千雪聽到此話,頓時啞然。

“該死,我就知道金默然和無言騎不會平白無故的出現,原來是為了那倆小子!”

他狠狠跺腳:“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

解謝眼冒凶光:“當然不能就這麼算了,我回去找我老師,這件事一定要找回場子。”

費介小院有費介的聖元果,阿樂很快就恢複過來。

“費老冇想到你竟然是這密城的城主,要不是今天的事,我還以為你就是個在家養老的老頭呢!”

費介輕笑道:“告訴你又如何?”

“有你這城主身份,我就可以在這密城狐假虎威啊!”

此時陸明開口:“還狐假虎威,咱們這次恐怕給費老惹了不小的麻煩。”

他對著費介拱手:“這次還要多謝費老出手,不然我們真就危險了。”

費介擺手:“鐵林他們既然把你們倆送到我這,我就要保證你們的安全。”

“至於說到這次的麻煩嘛!”

費介眼中閃過精芒。

“這些年我久不出麵,有些人、有些事做的確實挺過分,正好藉此機會敲打他們一番。”

()禦獸:從雙倍命獸開始多人團團圍住,險象環生,她一個閃身不及,手臂上的衣服被撕破一塊,呀地叫了一聲。夏宇看到這一幕後心急如焚,身影如風一般迅速穿梭在人群之中,每一次揮劍都能帶走一片鮮血。在一次反撲中,夏宇矯健的身形如同閃電,將一名攻擊他的男子一劍刺死,劍尖穿透了他的心臟。這邊剛解了圍,那邊又遇到危險,三人頓時陷入被動。“快快快,人在那邊,被包圍住了,我們快去增援,彆讓他們再跑了。”有人叫道。在這危急的時刻,穀辰帶著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