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139章 重拾身份

    

在這個充滿未知與危險的汙染區裡,五支隊伍的命運將如何交織在一起?而他們又能否如穀辰所言,在終極區相遇呢?這一切的答案,都隱藏在這片神秘的秘境之中。在那個瞬間,高馳幾乎要跳起舞來,他激動地大喊:“亮哥,你看!穀辰兄弟來了!他們真的來了!”他興奮地揮舞著手環,彷彿在向全世界展示他的喜悅。楊亮被高馳的激動搞得有些摸不著頭腦:“高馳,高隊長,你是不是也中毒了?穀辰兄弟不是在公裡之外嗎?他們怎麼可能突然就來...隨後,奶媽用微弱的聲音對孩子們說:“孩子們,看到你們平安歸來,我就放心了。

這些年來,我一直在掛念你們,擔心你們的安危。

我希望你們在外麵能夠吃飽穿暖,不要受到任何傷害。”

夏雯哭著迴應:“奶媽,雯兒知道錯了,讓您操心了。

從今往後,雯兒一定聽話懂事,不再讓您擔心,也不再惹哥哥生氣。

隻要您能好起來,雯兒什麼都聽您的。”

這時,穀辰向盛東使了個眼色,兩人悄然退出房間,開始檢查朱清和朱晨的屍體。

穀辰發現,在穿黑色衣服的男子屍體上,有一塊鐵牌子,上麵寫著“南豐府衙役”

幾個字。

很顯然,這是一場有組織、有預謀的謀殺。

盛東低聲對穀辰說:“辰兄,我和聰哥已經挨家挨戶地搜查過了,這個村莊共有116人,除了這兩個小孩和奶媽之外,全部遇害。”

穀辰歎了口氣,“可能隻剩下這兩個小孩了。”

這句話輕得幾乎連他自己都聽不清楚。

房內的夏宇和夏雯不再說話,專心地聆聽奶媽的教誨。

奶媽有氣無力地說道:“孩子們,你們長大了,有些話我必須趁現在告訴你們。

你們仔細聽著,不許打岔。”

夏宇和夏雯連忙點頭,表示會認真聆聽。

隨後,奶媽繼續說道:“宇兒、雯兒,按理說,我得稱呼你們為宇王子和雯公主,但為了你們的安全,這些年來,我一直以普通孩子的身份對待你們,從未稱呼過你們為王子和公主,還請原諒我的冒犯。”

夏宇和夏雯聽得目瞪口呆,完全無法理解奶媽的話。

夏雯焦急地問道:“奶媽,您在說什麼呢?我怎麼聽不懂?”

夏宇輕輕推了推她,示意她安靜聆聽。

夏雯會意地點了點頭,不再說話。

奶媽繼續述說著那段塵封往事:“你們倆其實是前朝夏楠皇帝的皇孫和皇孫女,是當時身為太子的夏鬆和太子妃寧靜所生。

“然而,朝廷內部紛爭不斷,先帝被迫廢黜了夏鬆的太子之位。

為了保護你們的安全,我帶著你們來到了這裡,隱姓埋名地生活了這麼多年。”

夏宇和夏雯愣住了,他們無法想象自己竟然有著這樣的身世。

他們一直以為自己隻是普通的農家孩子,卻冇想到自己身上流淌著皇族的血脈。

奶媽看著他們驚愕的表情,微微笑了笑,“我知道這對你們來說很突然,但這是事實。

現在我要告訴你們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你們的身份絕不能被人知道。

“這個村莊的人都是被先帝所殺的親人、朋友和鄰居。

他們死前保護了你們的安全,我們要永遠銘記他們的恩情。”

在那個暴風雨的夜晚,太子府的侍衛長歐陽旭,如同孤狼般敏銳,察覺到了深宮中的異動。

“當得知小皇子夏柏被確立為太子,他深知,這並不是什麼好訊息。

於是,他趕緊去找了太子妃寧靜,也就是你們的母親寧妃。”

“奶媽,您先彆急著說話,先喘口氣。”

夏雯看著奶媽那因激動而顫抖的雙手,不禁心疼地說道。

奶媽用力地喘了幾口氣,才用微弱的聲音說:“就在那個風雨交加的夜晚,太子府侍衛長歐陽旭得知了這個訊息,立刻向寧妃稟報。”

“寧妃,那位美麗而智慧的女子,她果斷決策,命令歐陽旭侍衛長和我帶著你們逃離皇宮。

“那時宇兒你才五歲,雯兒更是隻有三歲。

我們在黑暗中奔逃,身後則是朝廷的鐵騎和冷箭。

“七年前的一天,朝廷再次派人來追捕我們。

歐陽旭侍衛長為了掩護我們逃離,至今下落不明。”

奶媽的眼裡滿是自責和愧疚,那是她心中永遠的痛。

隨後,他們開始了顛沛流離的生活,直到六年前,他們遇到了普安武館的館長白景浩。

這位豪爽的武者收留了他們,讓他們在劉溪村安頓下來,還教會了夏宇和夏雯武功,時常派人來照顧他們的生活。

劉溪村的村民們是善良的,他們從不把奶媽他們當做外人,關心、照顧著他們,村子裡的炊煙、孩童的笑聲和田野的稻香都成了他們心中最溫暖的記憶。

然而,命運卻再次對他們殘忍起來。

“冇想到我們還是被朝廷發現了,連累了整個村子,讓劉溪村全村人陪我們走上了這條不歸路。”

奶媽痛苦地說著。

這時,夏宇和夏雯也忍不住淚流滿麵。

奶媽在衣袖中摸索著,似乎在尋找著什麼。

夏雯懂事地幫著奶媽在衣袖中翻找,最終找到了兩塊玉牌碎片。

奶媽用力地摸著這兩塊玉牌碎片,說道:“宇王子、雯公主,這兩塊玉牌碎片是寧妃在情急之下,摘下了自己的玉牌,讓歐陽旭侍衛長一分為三。

“寧妃自己留了一塊,將剩下的兩塊交給我暫時保管,等你們長大後再交給你們,作為相認的信物。”

說完這些,奶媽的臉上多了一份釋然。

夏宇和夏雯緊緊握住那兩塊玉牌碎片,他們的眼中閃耀著堅定的光芒。

小主,這個章節後麵還有哦,,後麵更精彩!

即使麵臨再大的困境和挫折,他們都不會放棄。

因為他們知道,背後有無數人為他們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而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勇往直前,不辜負那些付出的人們。

夏雯的眼淚又一次滑落,她輕輕地捧起奶媽的臉,用指尖抹去那串串淚水。

她的心如同被刀割一般,看著眼前這個曾經陪伴她成長的奶媽,她的心情難以言表。

她用力握住奶媽的手,希望能通過這種方式給予她一些力量和安慰。

奶媽擠出一絲微笑,眼中帶著不捨和溫情。

她輕聲道:“孩子,能看到你們平安長大,奶媽已經很滿足了。

隻是可惜,以後不能再照顧你們了。”

“將來你們全家團聚的時候,彆忘了替我向太子和太子妃請安,告訴他們,奴家劉氏來世,還願意做他們的忠誠侍女。”

她的話語中透露出一種深深的無奈和遺憾。

夏雯緊緊地依偎在奶媽身邊,不捨得放開她的手。

她的心如刀絞,淚水如斷了線的珠子般滑落。

她喊道:“奶媽,你醒醒,不要離開我們。”

她的聲音充滿了哀求和無助。

夏宇站在一旁,眼中淚水打轉。

他深知,奶媽已經離他們遠去,再也不能和他們團聚了。

他心中充滿了悲痛和懷念,但他知道,他們必須堅強,為了奶媽,也為了自己。

穀辰走進房間,把手搭在奶媽的手上,他的麵色沉重。

他看著夏雯和夏宇,沉聲道:“我已經儘力了,奶媽是靠服了丹藥纔多延續了一會兒生命,但我無法挽回她的生命。”

他的聲音中帶著一種深深的無奈和遺憾。

“什麼叫你已儘力?阮氏、香兒、白老師,他們哪一個不是重傷垂死,最後都被你救活了,為什麼到了我的奶媽你就救不過來?你就是冇有儘心儘力。”

夏雯淚眼朦朧地看著穀辰,她的心中充滿了怒火和無助。

她知道,穀辰已經儘力了,但他為什麼不能救活奶媽呢?她的心中充滿了疑問和痛苦。

夏宇輕輕拍了拍夏雯的肩膀,安慰道:“雯妹,冷靜點,你以為辰兄會見死不救嗎?冇有辰兄,我們今日還能聽到奶媽的聲音,見到奶媽最後一麵嗎?我們不能讓情緒左右我們的行為。”

他的話語雖然簡單,但卻充滿了力量和溫暖。

他知道,他們必須堅強,為了奶媽,也為了自己。

穀辰看著夏宇和夏雯,心中也滿是感慨。

他深知,自己的責任重大,他必須為奶媽的後事做好準備。

他想著如何妥善處理後事,如何讓夏雯和夏宇能更好地走出這段悲痛的時光。

他們深知,奶媽對他們的愛和關懷,就像一顆永不凋零的繁星,雖在夜幕中難以察覺,卻始終照亮他們內心的角落。

那些被她撫摸過的孩子的臉頰,那些被她溫暖的笑容照亮的日夜,都如烙印般深深刻在他們的記憶之中。

當他們在人生的道路上迷茫或挫敗時,她的愛和關懷會如同一盞明燈,指引他們找到前進的方向。

她的愛和關懷,不僅僅是一種情感的付出,更是一種無形的力量,一種能夠激勵他們克服一切困難,勇往直前的力量。

而這種力量,將會伴隨他們一生,成為他們內心深處最寶貴的財富。

()曙光戰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