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6章 是你嗎?

    

讓秦小姐知道了……她會不會……”“她不會知道的。”初棠的神色很是自信,這讓婦人也有些動搖,眼前的女子容貌豔麗,更是要心計有心計,要才智有才智之人,賭上一把,興許也不虧。“那好,我且信小姐一回。”對於婦人的答案,初棠並不意外。“我剛剛去見的大夫,告訴我這些藥材一起的話,便是劇毒,可我昨日也已經服用了,這……”婦人的聲音都是哆嗦的,心中儼然一陣後怕。初棠搖搖頭,“還好你隻服用了一次,若是連著服用,若是...--“打住。”初棠匆忙叫停了藺嘉杭,“藥材的事情藺公子也冇有什麼錯,如今我已然解決了這個問題,藺公子這話倒也不必,不過若是要我親自上門為令堂看病,需得額外付一筆銀兩,至於能不能治好,這是又一個其他的問題。”

藺嘉杭一愣,這纔過去了多久,初棠就解決了藥材的問題?

不自覺的,他就多看了初棠幾眼,眼前這個女子,恐怕並非尋常之人。

“好,初小姐所言都是應該的,不管初小姐想要多少銀兩,藺家都能出得起。”

這口氣倒是不小,初棠微微點頭道,“現在我需要上去拿一下藥箱,藺公子,你去商行的門口等著我便是。”

“也好。”

藺嘉杭轉身走出包廂,來到了廣淩商行的門口,這一幕很快就被秦府的下人看見了,連忙火急火燎地去告訴了秦書瑤。

得知訊息的秦書瑤狠狠地摔掉自己手中的茶杯,陰鷙的眼神直逼那回來報信的小廝,“可當真看準確了?那真的是嘉杭哥?”

饒是秦鴻已然讓秦府之中的所有下人改口喚秦書瑤為二小姐,但她的心腹仍是和從前一樣喚她大小姐。

“大小姐,你放心,小的不可能看錯,那確實是藺家的三公子以及藺家的馬車,小的來時,那個初棠都已經上了藺家的馬車,眼下隻怕是都要到藺府了。”

秦書瑤冷笑一聲,“就憑她?本小姐都未曾坐過藺府的馬車,此等殊榮,她倒是捷足先登了,她也配?”

她回頭看向小廝,“去備馬車,本小姐要親自去一趟藺府。”

“是,大小姐。”

——

初棠跟隨藺嘉杭走下馬車,剛下馬車,抬頭所見的便是藺府的牌匾,但眼下他們都無暇顧及這個,一前一後走進了藺府之中。

剛入府片刻,迎麵就走來了一個氣質溫婉,嫻靜溫柔的女子,她穿著一襲煙藍色長裙,舉手投足之間便是大家閨秀的模樣。

“三哥,這位便是你去找來的初大夫?”

“是的,她就是近日京城之中最負盛名的初棠。”

藺聞雪嫣然一笑,仔細打量了初棠幾眼,誇讚道,“原來京城之中傳聞的初棠大夫,竟也是這般難得一見的標緻美人兒。”

“藺小姐謬讚。”

“好了,我先帶她去給娘看看病,晚些時候再來尋你。”

“好。”

藺聞雪目送著藺嘉杭和初棠的背影走遠,她的視線在初棠的身上停頓了好久,她總覺得,這個女子自己好像已經見過了,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初棠跟隨藺嘉杭走入一間大的宅院,再又走進最大的臥房,藺嘉杭站在門口,示意初棠跟上。

走進屋中,撲鼻而來的便是濃鬱的藥香,初棠小心翼翼地往前走了幾步,看清了臥在床榻之上的人。

那人麵色蠟黃,身形枯槁,雙眼迷離,不知在思索些什麼。

她的口中還唸唸有詞著,初棠湊近些聽,發現她一直在重複叫著一個名字。

“棠棠,棠棠……”

藺嘉杭在一旁解釋道,“我曾有個妹妹幼年丟失,她的名字恰好與初小姐你的閨名一樣,自從她丟失之後,我母親的身體便每況愈下,初小姐,還望你不要介意。”

初棠微微點頭,“你母親在我眼中也與尋常病人一般並無二致,又豈會介意呢?”

不過,她的心底還是覺得有幾分湊巧,自己的名字竟然和藺家丟失的女兒一樣,也算是有緣分了。

“棠棠,棠棠,是你嗎?”

初棠溫和地坐在床邊點頭道,“藺夫人,我確實也叫棠棠。”

“棠棠?你回來了?你回來找娘了?”

原本形色枯槁的孟儀湘在聽到初棠的聲音之後,緩緩地睜開了眼睛,認真地看起了初棠的模樣。

她讓下人扶著她坐起身來,看著初棠道,“棠棠,都是為娘不好,為娘當日不該把你弄丟的,隻是事關溧陽百姓,娘也不能丟下他們,這才,這纔將你托付給了嬤嬤,卻冇想到,嬤嬤死了,你也不知所蹤了……”

初棠和藺嘉杭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中都是如出一轍的茫然,隻不過,初棠還是靜靜地聽著孟儀湘的話。

“再後來啊,好不容易有了你的訊息,但你卻在汝南軍的手裡,他們以此威脅你爹爹,要他投降。”

孟儀湘深陷在過往的回憶之中,悲痛欲絕,“可你爹爹不止是你爹爹,棠棠,他還是忠武將軍,他不能棄溧陽百姓於不顧啊……所以,是我們對不起你。”--考慮選一門夫婿了。”生怕自己的爹孃亂點鴛鴦譜,秦書瑤連忙說道,“女兒隻嫁嘉杭哥哥。”“哼,你倒是想嫁給那藺家的三子,可他呢?他又何曾差過媒人上咱們家來?”徐茵也無奈地歎息了一聲,“書瑤既然想嫁給那藺嘉杭,便由著她去吧,正好我的嫂嫂與那藺夫人有幾分交情,到時候,且先去說和說和再看吧。”聞言,秦書瑤立馬就欣喜了起來,“對對對,先試試看,有這一層關係在,藺夫人應該不大會拒絕的。”秦鴻也總算是鬆了口,“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