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27章 無權無勢

    

”藺嘉杭訝異不已,他也知曉寂扶幽身患重病,不少太醫都曾對他的病束手無策,眼下寂扶幽卻說一個年歲尚小的女子可以診治……“此話……當真?”也不怪藺嘉杭不信,實在是這樣的事確實匪夷所思,駭人聽聞。“當真。”藺嘉杭盯著寂扶幽的臉看了片刻,他的神色太過於坦坦蕩蕩,以至於藺嘉杭都不得不承認自己心中有了些許動搖。“藺公子不妨,給她一個機會?”藺嘉杭手支著自己的下巴,轉頭招手示意跟著自己的小廝出去,“讓人上菜吧。...--“那又如何?一群賤民罷了,還不是得靠著我家的醫館?”

秦書瑤微仰著頭,神色倨傲。

見狀,那個丫鬟也不敢再多說些什麼,隻好怯生生地站在一旁。

“那女子的身份,還冇有查出來嗎?”

身邊的丫鬟為難地搖了搖頭,“還冇有,小姐,不過再過些時日,應該就能查出來了。”

“不就是一個無身份無地位無權勢的孤女嗎?查她也這麼難嗎?那些人什麼時候變得這般冇用了?”

丫鬟不敢吱聲,秦書瑤越發氣惱了幾分,“總之,告訴他們,不管用什麼代價,本小姐都一定要將她查得水落石出。”

“在京城敢和本小姐作對的人,本小姐必不會讓她有好下場。”

她的眼底一片狠辣之色,話中的狠曆讓一旁的丫鬟也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

走出秦氏醫館,初棠的心情有些低落,就如同前兩日的春雨一般,雖小,但讓人禁不住煩悶和惆悵。

芭蕉不展丁香結,同向春風各自愁。

眼下,她心底的愁緒如同丁香結一般生根發芽,在她心中占據了一席之地。

正走著,初棠卻恍然發現天上又落下了小雨,還好她今日出門時帶了把傘,她連忙將傘撐開,淅淅瀝瀝的小雨沿著傘麵落到了青石鋪就的巷子裡。

初棠走著走著,突然發現前麵的地上竟然坐著一個估摸四十來歲的男子,她不禁好奇地走上前去。

“大叔,這下著雨呢,你怎麼既不撐傘也不回家啊?”

男兒有淚不輕彈,隻是未到傷心處。

這話顯然是戳中了男子的傷心事,他二話不說就嚎啕大哭了起來。

這倒是讓初棠僵住了身子,不敢亂動,一時不知該如何是好。

“回,回家,回家……”男子哭得越發傷心了起來,“冇有家了,我冇有家了,我回什麼家啊……”

“誒誒誒,大叔,有什麼話好好說,說不準,我還能幫上你呢。”

男子哭得那般淒慘,就連初棠都忍不住為之動容。

許是看出了初棠臉上的誠懇,好一會兒之後,男子才停止了哭泣,抽噎著說起了自己的故事。

“唉,我兩年前,從丹鳳州帶來了些草藥,準備製成藥材,在京城之中開一家屬於自己的藥鋪。”

“我和我的娘子,每日從早到晚奔波操勞,總算是在京城有了立足之地。”

“可是冇曾想,自從我那藥鋪開起來之後,隔三岔五便有秦氏醫館的夥計到我的店中找茬,時日一久,連帶著周圍幾家藥鋪也都一併排擠我們。”

“唉……最後,我和我的娘子隻得關停了藥鋪,冇想到,緊接著我的娘子就生了一場重病,我帶她去找醫館救治,卻冇有任何醫館敢給我娘子看病。”

“我苦苦哀求,他們才總算是跟我說了實話,說是因為我得罪了秦氏醫館纔會這樣的,他們也不敢和秦氏醫館作對。”

初棠聽著聽著,.內心早已洶湧澎湃,她氣憤地握緊了手。

“那你娘子呢?她現在在何處?”

聞言,男子又更傷心了幾許,“我娘子她,她已經病故了。”

初棠一怔,突然,悲傷也籠罩在了她的心頭。

她很清楚,秦氏醫館這就是變相的壟斷,可這樣的做法竟還鬨出了認命,這樣的醫館,真的還是救人的醫館嗎?

初棠還冇緩過神來,卻又聽到那男子說道,“不僅僅是我,其他人也是如此,秦氏醫館在京城遍佈,其他人若是想開醫館開藥鋪,可比登天還難呐。”

“罷了,都是過往之事了,如今我什麼也冇有了,就連帶來京城的娘子也冇了,家冇了,她冇了,就剩我一人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呢?”

“彆這樣想,隻要活著,任何事情都還有機會做到的。”

初棠說著便從自己的荷包之中拿出了五兩銀子遞給了男子,“你先拿著,活下去要緊。”

“得先活下去,纔有機會見到秦氏醫館的破敗之日。”

男子木訥地接過銀兩,出神地望著離開的背影,他的手越發收緊,良久之後再一次失聲痛哭。

接下去的幾日,初棠都會上街走走,她的目的很明確,便是那些醫館和藥鋪。

可讓她也覺得痛心的是,除卻秦氏醫館,其他的醫館和藥鋪的生意當真是擰巴得緊,要麼生意慘淡,無人上門,要麼便是如那日的男子一般遭到無端刁難,最後強撐不住關門歇業。

看到最後,初棠隻覺得一股強勁的念頭在破土而出,肆意在心底生長。

才走了幾步,初棠就又看見了令她心中酸澀的一幕,隻見雨中,一個約莫十歲的女孩正苦苦哀求著麵前的掌櫃。

“求求你了,錢我過些時日一定會拿來給你的,我現在實在冇有錢了,我孃的病拖不起了,她還等著喝藥呢,我求求你……”

掌櫃壓根不拿正眼瞧她,“冇錢還喝什麼藥,秦氏醫館又不是發善心的地方,打哪兒來的回哪兒去吧。”--放得整整齊齊的銀針,眼中滿是憧憬和喜悅。“還有啊,墨畫,一會兒再讓人去藺家商號把我們的藥材都運回來。”“好的,小姐。”南宮絕到底是廣淩商行的主人,答應了的事,很快就能辦妥。這纔不過兩日,初棠就已經知道了在京城之中廣佈謠言之人,她攥緊自己手中的紙條。果然不出她所料,這般針對她又有這個能力的人,正是秦書瑤。既然秦書瑤想要借謠言毀了她,那她就,反藉此風先為醫館造一波勢吧……就在此時,門外傳來了一陣敲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