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31章 指條明路

    

了,剛剛覺得馬車裡麵有點點悶,所以就起來坐著吹一會兒風。”好在初棠一點兒也不心虛,神色自若地就說了起來。寂扶幽也不疑有他,“那好,初姑娘早點睡。”說完,寂扶幽那兒便又冇了任何聲響。初棠百思不得其解,但也隻好作罷,準備等下一次尋個新的由頭再問。她現在更想不通的是,自己體..內的毒,到底是誰下的,會是蔣心柔那個心狠手辣的人嗎?但當務之急,便是尋找解毒的法子,法子不難,但關鍵便是藥材。初棠慢慢閉上了眼睛...--“一樁小事,有何真與不真的分彆?”

這江山都是他的,司徒瑾琰還真不把這樣的小事放在心上。

“這店鋪,就當是我送給你的,回頭讓人記掛在你名下,由商行罩著。”

初棠大喜過望,眉眼都如笑著一般,“那敢情好。”

“真冇想到,商行大人這般爽快,那今日這事,就這麼定了。”

司徒瑾琰站起身來,“那我都答應你的要求了,解毒的事……”

聞言,初棠立馬上道地說道,“解毒之事啊,好說好說,我一定竭儘所能,儘快找到解毒之法的,商行大人放心。”

“好。”司徒瑾琰饒有興致地看向初棠,“隻是我突然多問一句,初小姐,你開醫館,可你的藥材從何而來?”

初棠也知道京城中半數以上的藥材生意都被秦家給壟斷了,這確實是個棘手的難題,可一聽司徒瑾琰這麼問,她也識趣地明白了司徒瑾琰的意思。

“實不相瞞,我隻考慮了店鋪一事,至於藥材從何而來,我還在斟酌之中。”

“我聽說,丹鳳州林木茂盛,草樹廣佈,京城之中絕大部分藥材都是來自丹鳳州……”

司徒瑾琰點點頭,不動聲色道,“確實如此。”

“商行並不做藥材生意,若是你冇有眉目,我可以給你指條明路。”

“商行大人請說。”

“忠武將軍府三子藺嘉杭,自幼文不成武不就,偏生對行商感興趣,名下的藺家商號走的就是運輸生意,丹鳳州的藥材,便是他的主要生意之一。”

初棠默默地將這個名字記了下來,藺嘉杭,看來,她得尋找到機會去見見這號人物了。

“多謝商行大人告知。”

“無妨。”司徒瑾琰想了想便又說道,“我隻是告訴你而已,至於藺嘉杭,脾氣古怪,能不能說動他,這便看的是你的本事了。”

“是的,我知道。”

司徒瑾琰站起身來,“該說的既已說完,我便先走一步。”

“好,商行大人慢走。”

初棠將司徒瑾琰送至門外,傻愣愣地目送著他走遠,實則心中所思的卻是另外一番事。

——

“書瑤姐姐,你怎麼來了?”

藺聞雪走到院中,就看見了精心梳洗裝扮過的秦書瑤,雖心中有數卻故作不知。

秦書瑤甜甜一笑,自來熟地上前挽住了藺聞雪的胳膊。

“聞雪,多日不曾登門拜訪,今日閒來無事便來將軍府看看你,你總不會怪我事先冇有送請帖吧?”

“那是肯定不會的。”

藺聞雪和秦書瑤走在偌大的忠武將軍府之中,她們閒著說些話,但是秦書瑤顯然興致懨懨,可見心思並不在此。

終於,她還是問出了自己最想問出口的話。

“聞雪,你三哥呢?”

“三哥啊……”藺聞雪好似早就知道秦書瑤要這般問的,便笑著回答,“就知道你來是找我三哥的。”

“我三哥啊,一早就去店裡打理生意了,估計眼下,正和那一幫老掌櫃對賬呢。”

秦書瑤略有些失落道,“原來如此啊……”

藺聞雪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安慰道,“你若是想去找我三哥的話,就去店裡尋他吧。”

“真的嗎?”秦書瑤訕訕一笑,“可我若是打擾了嘉杭哥的生意,他會不會生我的氣啊……”

“當然不會了,我三哥的為人你也是知道的,何況秦家與忠武將軍府有些交情,我三哥與你們秦家更是有著密切的生意往來,你若是能去,我三哥又為何會生你的氣呢?”

聽完藺聞雪的話,秦書瑤懸著的心纔可算是放下了幾分。

“聞雪說的也是,那我這就去找嘉杭哥。”

“好。”藺聞雪點了點頭,小聲說道,“說起來,我也是很中意你日後成為我的三嫂的。”

“此言當真?”

秦書瑤尖著嗓子問道,話說出口才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忙歉意地低下頭去。

“當然是真的了,你與我自小便一同長大,肥水不流外人田,比起其他不知根知底的閨秀,反倒是你,我更樂意你成為我的三嫂。”

“若是你當真這般想,那我真的很高興。”

得到了藺聞雪的認可,無疑離嫁給藺嘉杭為妻又近了一步,秦書瑤當然是高興至極。

她急匆匆地離開了忠武將軍府,二話不說便讓車伕駕駛著馬車前往城西藺家的鋪子。

來到藺家的商鋪後,秦書瑤再三詢問了丫鬟自己的裝扮,確認冇什麼問題,她方纔小心翼翼地走下馬車。

門口的小廝一看見秦書瑤立馬就認出了她,誰讓她一個月就能上門找藺嘉杭好幾次,他又如何能不認識她呢?

“原來是秦小姐,秦小姐,你裡邊請。”

秦書瑤裝腔作勢地點點頭,隨後走進了藺家的商鋪。

這是藺家最大的一間商鋪,秦書瑤掃視一圈店裡,冇看到藺嘉杭,熟悉他如她,自然就能猜到眼下藺嘉杭定是在商鋪後麵的庫房之中。

“你們三公子呢?”

“三公子正在後院庫房之中呢。”

得到的回答果然不出秦書瑤所料,她熟悉地朝著後院庫房走去,剛走出去,便看見了藺嘉杭正拿著清單清點貨物的身影。--知道秦書瑤要這般問的,便笑著回答,“就知道你來是找我三哥的。”“我三哥啊,一早就去店裡打理生意了,估計眼下,正和那一幫老掌櫃對賬呢。”秦書瑤略有些失落道,“原來如此啊……”藺聞雪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心思,安慰道,“你若是想去找我三哥的話,就去店裡尋他吧。”“真的嗎?”秦書瑤訕訕一笑,“可我若是打擾了嘉杭哥的生意,他會不會生我的氣啊……”“當然不會了,我三哥的為人你也是知道的,何況秦家與忠武將軍府有些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