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53章 以儆效尤

    

許更多的不是懊悔,而是在交流車技,以及日後還能不能繼續開車的問題。莫清婉的想法大抵如是。她跟陸雲甚至都冇有開始過,一直是處於單戀的狀態,卻也希望能夠把陸雲邀請到她的婚宴現場,希望能看見陸雲吃醋。雖然知道這不太現實。……對於莫清婉的到來,葉傾城感覺有些詫異,一開始還差點把她當成了王冰凝。“王冰凝冇有跟你一塊過來嗎?”葉傾城在招待莫清婉的時候,詫異的問了一句。提到王冰凝,莫清婉的眼眸微微有些黯淡。她以...--秦書瑤也不再耽擱,先前厲遠讓人端來的點心茶水,她一點兒未動,也不需要準備什麼,站起身來就跟在了厲遠的身後。

出了刑部府衙,她便乘上了馬車,前往了皇宮之中。

禦書房.內,司徒瑾琰正緊皺眉頭看著眼前的文書,不是什麼亂七八糟的人都能親自來見他的,隻是秦書瑤到底不同,況且,提及到的事,也對初棠極為不利。

“微臣厲遠,叩見皇上。”

“民女秦書瑤,拜見皇上。”

秦書瑤隨厲遠一道匍匐在地上,她從未見到過皇帝,平日裡囂張慣了,可見天子,她卻不得不低眉俯首。

“就是你,要來見朕?”

秦書瑤抬起頭直視司徒瑾琰,驀然就怔住了,眼前之人.頭戴帝冕,一身龍袍加身,身形修長,容貌更是萬裡挑一的難得,直讓她看呆了眼。

高德勝忙輕咳了兩聲,“皇上問話呢,秦小姐還是快些回答吧。”

“哦,哦。”秦書瑤回過神來,忙點頭道,“是的皇上,正是民女要見皇上。”

“所為何事?”

“皇上,民女機緣巧合之下,發現一位名叫初棠的女子找人假冒自己,濫竽充數,準備代替她入宮選秀,此等欺君罔上之事,民女既發現了,自然要稟告皇上。”

司徒瑾琰久久冇作聲,此事,他早已知曉,可秦書瑤來稟告他,想來,此女子也不是什麼善茬。

“你是如何得知的?”

“是這樣的,民女有個相熟之人便是秀女,住在城西驛站,她便知道,驛站之中有位女子名叫初棠,可偏巧,民女剛好也認識一女子,同樣叫初棠。”

“秦小姐,這同名之人也有許多……”高德勝在一旁搭腔道。

秦書瑤不依不饒道,“此理民女自然深諳,可民女派人去查了她的底細……”

話一說完,秦書瑤猛地意識到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就連厲遠也是麵如死灰。

暗地裡查人底細,雖是世家大族慣用的手段,可明麵上,這就是擺不上檯麵的伎倆,偏偏,她還當著皇帝的麵說了出來。

司徒瑾琰的神色越發凝重,“秦小姐,不入流的手段拿到朕的麵前班門弄斧,你的膽子倒是大。”

秦書瑤的心底升起了幾分害怕,“民女,民女不敢。”

“高德勝。”

“奴纔在。”

“初棠一事讓人著手去調查,若屬實,便頒旨意令初棠參加選秀。”

“是。”

高德勝麵上不顯地應承下來,實則心裡對司徒瑾琰卻有幾分敬佩,明明知曉一切的人,現在卻可以裝作什麼都不知道,不愧是一國之君。

“另外,秦小姐暗自調查旁人底細,此手段卑劣不堪,念在其父秦鴻為大淩作出的貢獻份上,今小懲大誡,著人掌嘴三十,以儆效尤。”

“是。”

聽完司徒瑾琰的話,秦書瑤瞬間癱軟在地,對上司徒瑾琰那冷冽的眼神,她連求饒的話都說不出口。

一旁的厲遠同樣不敢吱聲,但心底已然焦愁萬分,若是讓秦鴻知道今日的事,隻怕到那時也會遷怒於他,他今日,還真是吃力不討好,反倒惹了一身腥。

“來人,把秦小姐帶下去,掌嘴三十。”

高德勝高聲喊道,很快就有宮人把秦書瑤帶了下去,不一會兒,殿外便傳來了秦書瑤聲嘶力竭的哭喊聲。

“厲愛卿。”

“微臣在。”

“朕看你手下的案子都冇處理完,厲愛卿,你最近有些懈怠啊……”

“皇上恕罪,實在是最近的幾樁案子都頗為棘手,還望皇上多寬恕些時日,微臣定當將所有案子辦妥。”

“寬恕時日倒是不必,隻要厲愛卿多殫精竭慮,彆把思緒總放在小事之上,朕覺得,厲愛卿處理案子,該是輕而易舉纔是。”

厲遠一聽,便知司徒瑾琰這是在敲打他,二話不說便埋頭自省。

“是,皇上說的是,微臣日後定更加謹慎。”

“時候不早了,厲愛卿,先下去吧。”

厲遠再次行過禮,便退出了禦書房,剛走冇幾步,他就聽到了秦書瑤的嘶喊,循聲望去,隻見原本好端端的秦書瑤,此刻臉頰早已紅腫不堪。

好不容易三十掌嘴結束,秦書瑤連忙捂住自己的臉頰,她疼得都不敢開口說話,但,她卻在心底將這筆賬記在了初棠的身上。

若不是初棠,她也不會被打,思及此,秦書瑤便對初棠更多了幾分怨恨。

等著吧,初棠,我定要讓你成為皇宮之中人人可欺的宮女。

“書瑤,我送你回去吧。”--繼續喝了,今日的慶賀,就到這裡吧。”“我冇醉,我清醒著呢,不信的話,我能說出你的真實身份。”聞言,司徒瑾琰的心中一咯噔,莫不是,自己先前不小心暴露了?正在回憶自己是否露出破綻的司徒瑾琰冷不丁就聽到了初棠的話,頓時有幾分哭笑不得。“你的真實身份就是,西邊林子外的大老虎。”“你真的醉了。”“我真的冇醉。”初棠擺擺手,端起酒杯湊近司徒瑾琰,“再給我倒一杯。”“這翎桃酒雖清甜可口,卻容易醉人,初小姐你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