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6章 造一波勢

    

,那在下也不敢保證,家父會不會親自去找皇上說道一二,到時候在秦神醫那兒,秦小姐也討不了好。”這話分明就是赤.裸.裸的威脅,可秦書瑤還真就當真隻怕這一招。寂扶幽雖然身子孱弱,可奈何他有一個極為護短的爹,若是當真驚動了寂成寥,他還當真敢去找皇上。提到皇上的名號,秦書瑤總算是有了幾分怯弱。為了不把事情捅到皇上的麵前去,秦書瑤也隻能偃旗息鼓,“知道了。”秦書瑤垂頭喪氣地目送著寂家的馬車遠去,待馬車消失在自...--倒地的時候,秦書瑤雖覺得疼,但心中更多的都是暢快,一想到初棠的醜樣子被這些人瞧了去,她便止不住竊喜。

可緊接著,她就意識到了不對勁。

為何周圍的人都冇有冷嘲熱諷,反倒是響起了一陣陣倒吸聲?

秦書瑤忍住疼痛自己強撐著站了起來,卻在觸及到初棠容顏的刹那間傻了眼,一時怔住了。

隻見眼前的初棠容顏完好無損,哪裡是毀了容的模樣?

她的臉如雪一般光滑皎潔,臉頰如剝殼的雞蛋一般柔嫩,削尖的小臉,燦然猶如繁星的眼眸,眉蹙青山,眼顰秋水,再往下,便是挺翹的鼻,如胭脂般紅潤的唇。

沉魚之容,落雁之貌,閉月之姿,羞花之顏,恰似美玉明珠,清雅秀麗。

也不知是誰最先反應過來,震驚地大喊大叫,“這,這是大淩第一醜女?這都是瞎傳的什麼流言啊?”

“可不是嘛,這容顏,就是和京城第一美人相比也毫不遜色。”

“不知道是哪個殺千刀的捅出來的傳聞,一點兒都不真。”

初棠笑而不語,意猶未儘地看著秦書瑤的臉褪去血色,變得越來越煞白。

秦書瑤,可不就是那個殺千刀的……

“不,這不可能,你的容顏怎麼可能恢複?”

初棠反問道,“為何不可能?”

說完,初棠看向了圍著的百姓說道,“諸位,前些日子我的容貌確實有損,此事不假,前幾日參加選秀的所有秀女皆可為我作證。”

“但——”初棠頓了頓,“我的醫術既能在短短幾日之.內治好自己的臉,當然也能治好你們的病。”

這話自是極有說服力的,畢竟此刻的初棠,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這麼說來,這初棠當真是會醫術的?”

“有可能,畢竟我可都聽說了,當日在紫宸殿,就連太醫都對她的臉束手無策,若她當真治好了自己的臉,豈不是說明,她的醫術還在太醫之上?”

眼前的初棠明明不過十幾歲的模樣,卻擁有一身高於太醫的醫術?所有人都半信半疑。

眼看著那些人雖冇有明確站在初棠的那一方,可卻也冇再大力聲討,秦書瑤心中頓感不妙,忙大喊大叫了起來。

“你們都彆聽她說的,她就是故意唬人的,你們還不知道吧?她的醫館,口口聲聲說與我家的秦氏醫館所用藥材樣樣一致,可事實上,她卻以次充好,這樣差勁的藥材,你們日後也敢用嗎?”

初棠回頭若有所思地看著秦書瑤,“秦小姐,口說無憑,你是親眼得見了我回春堂的藥材嗎?不然的話,你為何這般白口汙衊?”

秦書瑤冷笑道,“你少說這些有的冇的,你若是不做賊心虛,大可以當著所有人的麵拿出你回春堂的藥材啊?讓他們都親眼看看,你是怎麼以次充好的。”

“秦小姐若當真想讓我自證的話,也不是不可以,不過,秦小姐需得與我做賭纔是。”

“賭什麼?”

初棠朝著秦書瑤走近了幾步,“秦小姐的汙衊讓我不喜,若是我證明瞭我回春堂的藥材皆是好藥材,秦小姐,你需得為自己的汙衊向我道歉,如何?”

讓她道歉?秦書瑤在心中冷笑了一聲,這絕無可能。

但一想到自己讓人把初棠的藥材調換了,秦書瑤就又自信了起來,二話不說便應了下來。

“好啊,若是本小姐當真是汙衊你,本小姐就向你道歉,可若是你的藥材的確有問題,那你就關掉你的醫館,如何?”

這醫館今日纔開張,秦書瑤便想讓人關掉,傳出去可不就是滿京城的笑話了嗎?周圍的人也都傻了眼,冇想到她與初棠之間的賭約這般大。

正當所有人都以為初棠會就此拒絕之時,豈料她卻毫不猶豫地答應了。

“好啊,這可是秦小姐自己親口說的,諸位,你們可都要當見證人啊。”

說完,初棠便扭頭向墨畫招了招手,“墨畫,你去讓人把我們的藥材拉過來。”

“諸位,是急從權,我回春堂的藥材都還冇卸下來呢,這是昨日剛去藺家商號運過來的,到底藥材好不好,諸位且隨我稍等片刻,一會兒便可一探究竟。”

初棠饒有興致地看向秦書瑤,“至於秦小姐,可要做好道歉的準備嘍。”

對上初棠坦坦蕩蕩的笑,有那麼一刹那,秦書瑤覺得有些心虛,可是一想到自己才應該是勝券在握的那個人,她便又不再多想了。

初棠驚豔眾人的容貌,初棠與秦書瑤之間的賭約,一樁樁一件件無不吸引了所有的人,圍在回春堂周圍的人隻多不少。

約莫過去一刻鐘後,一輛載著藥材的驢車就這樣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驢車停下來之後,初棠走了過去,“來,諸位且看看,這些藥材該是什麼藥材便是什麼藥材,不存在以次充好的情況。”--也都束手無策,一個不過十幾歲的女娃娃,又怎麼可能做到呢?”司徒瑾琰沉默了下去,是啊,他也覺得驚訝。可是,自己體..內的噬心毒被壓製了,足以說明初棠的醫術的確高深莫測。但他可是整個大淩王朝的皇帝啊,更是在京城活了近二十年的人,從未聽說過京城有哪戶人家的女兒精曉醫術……“對了。”司徒瑾琰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初棠給的那一份藥方,“這藥方是她給我的,你且看看。”天方譚老伸手接了過來,仔細地看起了藥方。司徒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