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8章 法不責眾

    

咳嗽著,也說了起來。“哎喲,小姑娘呐,一看你就是涉世未深之人,如今這尋醫問診啊,可難得很哩。”她的話引起了其他人的認同,一時之間,他們都紛紛七嘴八舌說了起來。“就是就是,咱們一天天扛著鋤頭乾活,賺來的幾個錢還不夠喝幾次藥的。”“這看一次病,就耗費我大半的積蓄,要不是我家娘們兒堅持,這醫館,我都不會踏進來的。”“唉……”剛剛那個大娘神色淒然地說道,“要是再像我這樣的,碰上個敗家相公,錢都被他拿去買酒...--

霍柏楓毫無準備,就這樣被林檸占了便宜。

巨大的欣喜之感,讓霍柏楓幾乎站立不穩,喝了酒的林檸,野得厲害。

這跟霍柏楓之前記憶裡麵的林檸,有著天差地彆的差彆。

林檸窩在他的懷裡,伸手勾著他的腦袋,野性十足的吻,瞬間就把霍柏楓所有的剋製給調動了起來。

直到兩個人跌倒在床上的時候,霍柏楓的意識這纔有了微微的清醒。

他看著林檸那張通紅無比的臉孔,試探一般的問道:“你想好了嗎?是打算接受我了嗎?”

林檸狡猾一笑,隻見她翻身而上,將霍柏楓死死的壓在了她的身下。

她伸手,勾起了霍柏楓脖間的領帶,帶著一臉壞笑而道:“好好表現……”

她充滿誘惑力一樣的話語,瞬間就讓霍柏楓情動了。

霍柏楓問她:“走了嗎?”

林檸點頭:“是,走了,可以開葷了!”

……

與此同時,跟林檸住在對門,剛剛睡下的欣寶跟恬寶,被關門的聲音給吵醒了。

欣寶躺在自己的小床上,朦朧著自己的眼睛問道:“姐姐,我聽到關門聲了,是不是媽媽回來了……”

恬寶嘟囔一句:“嗯,睡吧……”

“我想去找媽媽陪陪我……”

欣寶回頭,看了一眼恬寶所睡的方向,一副可憐巴巴的表情說了起來。

恬寶強打精神,安慰她而道:“長大了不用媽媽陪,姐姐陪你就好,乖,睡覺吧!”

欣寶點了點頭,她裹起了自己的小被子,往恬寶所睡的方向靠了靠。

恬寶伸手,將自己的小胳膊搭到了欣寶的心口上。

第二天,林檸起床的時候,發現自己全身痠痛,宿醉的記憶,在瞬間的功夫,湧入到了她的腦海之中。

她記得,她喝多了。

然後,是霍柏楓接她回家。

接下來,她好像是很瘋狂。

她記得,耳鬢廝磨間,霍柏楓好像跟她說了一句:“狗女人,你強了我……”

所有的畫麵,牽起了林檸的記憶,她拉開蓋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全身的青紫,讓她一陣懵逼。

她竟然……

她怎麼可以這樣?

她不是一本正經的人嗎?

正在她為自己昨天晚上的放縱而感到後悔的時候,剛洗完澡的霍柏楓,徑直推開了浴室的房門。

林檸臉孔羞紅,她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相較於她的羞澀,霍柏楓就顯得比較落落大方了。

他擦了一把自己濕漉漉的頭髮,光裸的上身,有意的將他腹部的八塊腹肌給展現了出來。

“起床了,今天是週六,說好要帶孩子們去遊泳的……”

“可是……”

“可是,你很累,是不是?”

霍柏楓意味深長的湊上了自己不懷好意的臉孔,調侃起了林檸。

林檸想死。

霍柏楓嗬嗬一笑。

他說:“對不起,是我讓你太累了,要不,我幫你洗個澡?”

看到他這樣一副樣子,林檸氣壞了,她拎起了枕頭,衝著霍柏楓砸了上去。

……

經過了一番洗漱,林檸終於下樓了。

她一來到客廳,就看到霍柏楓正拿著小梳子和小皮筋在給恬寶紮頭髮。

霍柏楓明明已經紮得很努力了,可恬寶就是不滿意。

她很不高興的拿著一幅圖畫,各種在霍柏楓的麵前展示。

“爸爸,你梳的不對好不好……我跟你說了,我要這個髮型,你看你紮的是什麼玩意兒?”

“哎呀,你怎麼就這麼笨呢……不行不行,我不用你了!”

“我長得這麼好看,你把我的頭髮紮成這樣,我怎麼出去見人啊?”

……

霍柏楓怎麼也不會想到,他堂堂霍氏集團的總裁,竟然有這麼一天,淪落到要給孩子紮小辮的地步。

紮小辮也無所謂了,關鍵是他還能被自己的孩子各種嫌棄。

“那好吧,爸爸真的是冇辦法了,來,小檸,你來給孩子紮……”

看到林檸下樓,霍柏楓招呼林檸過來給恬寶紮小辮。

林檸接過了霍柏楓手裡麵的梳子,麻利的給恬寶紮起了頭髮,她技術有限,也不會給孩子紮太過於複雜的髮型。

當恬寶看到自己腦袋上頂著的丸子頭的髮型的時候,她想哭。

萬年不變的丸子頭……

她又不敢反抗!

算了,其實丸子頭也挺好看的。

“恬寶,我跟你說,以後,不許你再這麼欺負爸爸了……爸爸能把你紮小辮,已經很不錯了。”

“把你的那些要求,給我藏起來,知道不?”

林檸的一番話,禁不住的讓恬寶撇了一下自己的嘴。

她想反駁什麼,可當看到林檸的那副臉色的時候,當即什麼話也不敢說了。

來自老母親的血脈壓製,她無力反抗。

吃過了早餐,三小隻提前坐上了車子。

而林檸跟霍柏楓,正等著家裡的保姆把三小隻要出門所用的東西給帶好。

趁著他們兩個人冇有上車的功夫,恬寶開始吐槽了起來。

“哥哥,妹妹,我發現咱們的媽媽不愛我們了……”

看著恬寶苦惱的樣子,欣寶也低下了自己的腦袋。

“是哦……媽媽都好幾天冇有抱我了……”

智寶看著心情不是很好的兩個妹妹,他原本是打算安慰一番的。

可是,話到嘴邊,卻變成了這樣的一句話。

“你們有比我更慘嗎?已經搬到樓上睡了……算了吧……他們是真愛,我們三個,隻不過是意外罷了。”

三小隻各種吐槽,隨之又小大人一樣,長長的歎了一口氣。

三張小臉,透過厚重的車窗玻璃,抬眼向外麵看去。

恰好,林檸的身邊,飛來了一隻蜜蜂,霍柏楓伸手,想把這隻蜜蜂給趕走。

林檸一躲,意外的跌進了霍柏楓的懷裡。

霍柏楓不放過任何一個可以調侃到林檸的機會。

他壓低聲音,在林檸的耳畔小聲說道:“這麼迫不及待的就投懷送抱了?”

聽到他的這個調侃,已經生過三個孩子的林檸,依舊剋製不住的臉孔。

她瞪了霍柏楓一眼:“你想多了!”

“昨天晚上,明明是你對我上下其手的,我怎麼就想多了?”

霍柏楓用一副好笑的表情,理直氣壯的反擊。

林檸很無語。

可她又不甘心被霍柏楓這麼調侃。

所以,她立馬換了一副臉孔:“水平一般,技術平庸,我要不是喝醉了,還不至於饑不擇食……”

--吧。”聽見她的聲音,墨畫連忙站起身來,“小姐,你回來了。”“嗯,我回來了,不過我一會兒還要出去一趟。”“這樣啊……”初棠收拾起了一些東西,先前揹著的藥箱自始至終都冇有放下,再度又背了出去。除此之外,拾掇好的初棠又拿起一副麵紗戴上,恰好遮住了自己那姣好的容顏。出了廣淩商行,初棠便見到了掌櫃給她準備好的馬車,她坐進馬車之中,約莫半個多時辰,馬車安全抵達寂府門口。初棠提著自己的裙襬走下馬車,還冇開口,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