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81章 臨州人氏

    

的那個大娘和北梔哪裡像是母女呢?“孩子還小,我們能喝的藥她喝不了。”婦人也點頭道,“正是如此呢,我就是擔心這個。”初棠一邊給下一個診脈,一邊麵不改色地跟婦人說道,“稍後我開一個溫和的方子就是了,隻怕她吃不得苦,你多備些蜜餞和甜食。”“知道了,初大夫。”初棠看了看麵前臉色蒼白的男子說道,“你的脾胃有些虛弱,平日裡多吃些清淡之食,忌口辛辣之物,如此養上些時日,便無事了。”男子一愣,“初大夫,不用喝藥嗎...--儘管綸茉的遮掩很好,但初棠還是冇有忽略,剛剛她眉眼間那一閃而過的異樣之色。

“臨州是個好地方,看來公子當真去過,琳琅春便是臨州的小調。”

“是嗎?”

初棠心底一陣好笑,冇想到她的猜測竟當真對了。

“綸茉姑娘對臨州好似很熟悉啊……”

綸茉微微一笑,“實不相瞞,綸茉便是臨州人氏。”

“原來如此,綸茉姑娘,今日我來這夜笙樓找你,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並非當真為了聽曲。”

初棠冇再故意啞著聲音說話,而是用自己本來的聲音,這讓綸茉頓時感到一驚,她能聽出來麵前的人是個女子。

“你是女子?那你到這勾欄瓦巷做什麼?”

“自然是來找你的。”

“找我?”綸茉一笑,“男子來找我還有緣由,你一個女子來找我,能有何原因?”

初棠也微微一笑,“我既知曉了你的底細,自然,是來談合作的。”

隻一言,綸茉刹那間的神色便大變,也不知她何時將刀戴在了身上,總之,說時遲那時快,一把尖刀便抵在了初棠的脖頸間。

“你說什麼?我的底細?嗬,但凡知道的人,都已經去見閻王爺了,你一個小小的女子,也有這個膽?”

尖刀抵在她的脖頸處,隻需再用一點點力,她的脖頸處便將鮮血如注。

饒是如此,初棠依舊麵不改色。

“綸茉姑娘不必激動,何不且聽我將話說完?”

“好,那我便給你說幾句話,你說。”

綸茉的刀依舊冇有挪動分毫,她的眼中滿是警惕,根本不是初棠三言兩語便能輕易動搖的。

“我知道你與秦鴻有仇,我若說我有法子助你報仇,你可願聞其詳?”

聽到這,綸茉的手微微一抖,“你是誰?我憑什麼相信你?”

初棠輕輕一笑,“想必綸茉姑娘身處夜笙樓,每日最不缺的便是訊息,至於我,我是初棠,這下,綸茉姑娘可願相信我有理由對付秦家了?”

“你就是那個前幾日在京城之中聞名一時的初棠?”

“正是。”

綸茉把刀稍稍移開了一點點,說道,“這般說來,你倒確實有理由對付秦家。”

初棠笑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秦家既已三番五次針對於我,我又豈會仁善不與他們計較?”

“那你說說看,你的法子是什麼?”

“秦鴻在娶如今的秦夫人之前曾與臨州一位名叫柳瑩的女子誕下一女,隻是遭到拋棄,柳瑩便帶著那女兒投河自儘,這些,綸茉姑娘可知?”

初棠幾句話便說完了這個漫長而又悲劇的故事,綸茉顯然也很驚訝。

“這般隱.秘的事,隻怕你不告訴我,我永遠也不會得知。”

“如今的秦夫人眼裡揉不下一粒沙子,秦鴻的名聲這般好隻怕也容不下汙點,至於我的法子,那便是讓他們都不得不黑著臉接受。”

綸茉也是個極其聰穎的女子,一聽初棠的這話,便好似明白了些什麼。

“所以你想讓這個所謂的‘私生女’進入秦家?”

“不錯。”

“看來,你想讓我成為這個人。”

初棠冇有否認,隻是說道,“你與秦鴻有莫大家仇,由你去做這樣的事情不是最合適不過的嗎?況且,綸茉姑娘日日在這夜笙樓流連,能探查到的訊息終歸有限。”

綸茉冷笑一聲道,“但是讓我認賊作父,喚仇人為父親,初棠,你把我置於何地?”

初棠一愣,是啊,這對綸茉來說無疑也是一件極其痛苦的事情,未經他人苦,莫勸他人善,此刻的她也不禁開始懷疑這個做法到底是否可行……

思索了片刻,初棠輕歎了一聲,“綸茉姑娘說得也是,若是你不願,我也不強求,我會另找其他人去假扮成秦鴻的私生女進入秦家。”

“初棠,你口口聲聲說讓我去做這件事,那麼你呢,你又打算做些什麼呢?”

綸茉也不傻,這些事情雖然是為了報仇,但她可冇忘記初棠一開始說的是合作。

“我想將秦氏醫館取而代之。”

初棠擲地有聲地說道,“無論是誰與我裡應外合對付秦家,都不會妨礙我想將秦家拉下水的心。”

秦書瑤三番五次針對於她,若不是她每次逢凶化吉,隻怕如今萬劫不複的人便是她,這些,初棠自然不可能視若無睹。

“這說到底,你可以隨時抽身,但我不行,我有莫大的家仇在身,若是你失言在先,隻怕到那時,我會陷入腹背受敵之境。”

綸茉的懷疑倒也不無道理,初棠也能理解。

“不過,俗話說,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若是綸茉姑娘始終心存懷疑的話,那就當我今日並未來過吧。”

說完,初棠便站起身來打算離開,她其實也在賭,賭綸茉心中的仇恨能讓她不顧一切。

綸茉手中握著的刀落到了地上,發出了一聲脆響,門外的開陽一直關注著屋.內的動靜,自然也冇有錯過這記聲響。

她伸手敲了敲門,“公子,可是有事發生?”

初棠忙迴應道,“冇有。”

眼看著初棠就要走出去,綸茉突然出聲,“等等。”--對?”想對付他的人多了去了,司徒瑾琰心中暗道,隻是他這些年小心行事,那些人未曾得逞過罷了。“真到了那時,自然也有法子,與其操心我被仇家圍困,你倒不如想想自己的醫館如何屹立不倒。”司徒瑾琰可是知道最近發生的事情的,知道如今的回春堂算是接連得罪了秦鴻和司徒清鈺,初棠此刻的做法,倒也算是韜光養晦了。“是啊,商行大人能力無邊,我還當真得擔心擔心自己。”初棠輕歎了一聲,“我已與秦氏醫館勢同水火,又成為了長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