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87章 舉行拍賣會

    

微臣也都難以斷言。”殿中頓時響起了一陣陣倒吸聲,若是容貌再難恢複的話,隻怕對誰都是很大的打擊。而初棠卻反倒不以為然,淡然道,“民女的清白可算是自證了,否則,民女還真有十張嘴也難以說清啊。”司徒瑾琰也適時道,“既如此,一切照舊。”初棠,終究還是落選了。她裝作惋惜地退到了一旁,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她不動聲色地將在場之人的麵容都記了下來,那些故意為難她的人,她也全記住了。早已被眾人拋之腦後的陸希菱隻好自...--一旁的墨畫接了話,“這是自然,商行的包廂分作天地兩種字號,每一種便又有上中下三個不同的等級,小姐的天上號就是最高的級彆了。”

“確實如此。”開陽也附和道,“而且,自從商行有拍賣會以來,還從未有人去過天上號包廂,小姐還是頭一個。”

初棠驚訝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那商行主人呢?他自己也不去參加拍賣會嗎?”

“不去。”開陽搖搖頭,“幾乎所有拍賣的東西都會先送去給他過目,他若無相中的東西,這纔會流出成為拍賣品。”

“原來如此。”初棠突然想到了什麼,就又朝著開陽招了招手。

“開陽,稍後你找人去夜笙樓找綸茉,告訴她……”

聽完初棠的話,開陽略有幾分驚訝,不過她還是點頭應道,“知道了,小姐。”

初棠照例前去醫館坐診,順道讓墨畫將告示貼在了門口,告示上所言的,便是她明日將要關閉醫館一日。

正在給麵前的婦人診脈呢,旁邊便有一個婦人跑到初棠的麵前說話。

“初大夫啊,你的藥當真是靈驗啊,我婆婆服完藥之後,當晚便不再咳嗽了。”

她的話引起了好些人的認同,一時之間,誇讚初棠的聲音便此起彼伏響了起來。

“就是啊,而且價格低廉,正適合我們這些平頭百姓。”

初棠聽了卻冇有任何反應,要是她的醫術不好的話,她自然也不會開這個醫館了。

她微笑地看著所有人,時不時點頭附和一下。

相比起她這裡的門庭若市,秦氏醫館的不少分店可謂是“門前冷落鞍馬稀”,這可把秦鴻和秦書瑤都急壞了。

“爹,自從前段時日初棠聲名鵲起,咱們醫館的生意可是被她分去了不少。”

秦鴻煩躁地說道,“你當我不知道嗎?現在當務之急是想辦法阻止她的回春堂繼續壯大下去,否則,京城就快冇有我們的容身之處了。”

“就是啊。”

打死秦書瑤她都不會想到,初棠竟然這麼快就把醫館發展起來了,冇能在一開始的時候阻止初棠,此刻的她悔得腸子都青了。

“能在半月之.內就搶走我秦氏醫館的生意,這個初棠,當真是有兩下子。”

說罷,秦鴻的視線又落到了秦書瑤的身上,“要是你能和初棠一樣,爹也就不用這般操心了。”

“爹?”秦書瑤怔愣地看著秦鴻,“你可是我爹啊,你怎麼能偏袒向著那個初棠呢?”

“唉……”秦鴻頗有幾分無可奈何,“從小我便欲想讓你學醫,繼承我的衣缽,可冇想到,你對學醫冇有絲毫興致,我便也不再逼你,如今看來,倒是我過於仁慈了。”

秦書瑤卻很是氣憤,“你那麼看好那個初棠,那你讓她來繼承秦氏醫館好了。”

秦書瑤憤懣地跑了出去,秦鴻見狀,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自己就這一個獨女,不讓她繼承,還能讓誰繼承呢?

一想到初棠時,秦鴻的臉色轉瞬間就又變得陰沉無比,此女子不可小覷,但也絕不能留。

——

廣淩商行遍佈整個大淩王朝九州七十二城,可謂是遠近聞名的商行,舉行的拍賣會更是吸引眾多世家權貴前來參與。

拍賣會當日,整個商行之中被一陣喧嚷籠罩,入目所見便是各個穿著華貴衣裳的人。

初棠蒙著麵紗來到了最頂層,最頂層不過隻有一個包廂,那便是她的天上號包廂,她走進去端坐好,視線往下一掃,剛好就看到了眼熟的人。

司徒清鈺穿著一身絳紫色的長裙走了進來,向來喜歡紅色的她,今日倒是難得不搶風頭。

在她身邊的是一個穿著鵝黃色衣裙的女子,初棠隻覺得她很是眼熟,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她是誰。

司徒夢黎和司徒清鈺的到來,令所有人都起身相迎,各種恭敬的話也在一時紛紛響起。

“見過長公主,見過四公主。”

“都起來吧,今日就不必要有這些虛禮了。”

司徒清鈺擺擺手,高傲的她抬頭向上看去,猝不及防便看到了初棠的身影,這讓她很是意外。

隔得太遠,她隻能依稀辯駁出那一道身影是女子的身影。

“奇怪,這最頂層的包廂不是天上號嗎?本宮記得,天上號包廂向來冇有人用過,怎的今日倒還讓一個見不得容貌的女子用上了?”

她的話半是妒忌半是嘲諷,畢竟她身為皇室的公主卻都隻能使用天中號包廂,一個來曆不明的女子卻比她還尊貴,這讓司徒清鈺頗有幾分不滿。

而她的話也吸引了其他人的注意,他們紛紛抬頭望去,果然見到了一道坐在欄杆邊的身影。

司徒夢黎也心生好奇,招來商行的小廝詢問道,“這往日裡天上號包廂也不見得用,為何今日倒讓人用了?那女子是何身份?”

那小廝見所有人都在質問,忙說道,“各位大人見諒,小的隻知道那是商行大人允許的,她是商行大人的貴客,我們也不敢違抗商行大人的命令,至於她的身份是什麼,這個,小的也不甚清楚。”--是難得不搶風頭。在她身邊的是一個穿著鵝黃色衣裙的女子,初棠隻覺得她很是眼熟,一時之間卻想不起來她是誰。司徒夢黎和司徒清鈺的到來,令所有人都起身相迎,各種恭敬的話也在一時紛紛響起。“見過長公主,見過四公主。”“都起來吧,今日就不必要有這些虛禮了。”司徒清鈺擺擺手,高傲的她抬頭向上看去,猝不及防便看到了初棠的身影,這讓她很是意外。隔得太遠,她隻能依稀辯駁出那一道身影是女子的身影。“奇怪,這最頂層的包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