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7章 果然有人跡

    

詭異之處。趁著現在,初棠再度將自己的手搭在脈搏上,她凝神屏氣,神色認真。片刻之後,初棠的神色由認真轉為了驚詫,她放下了手,.內心震驚不已。這具身體,竟然早已被人下了毒!雖然不知這毒是何毒,但初棠卻知道這毒的毒性是讓人的心臟越來越虛弱,中毒之人最終心臟衰竭而亡。想到這裡,初棠勾唇一笑,若是其他的毒她可能還有幾分棘手,可若是涉及到心臟的毒,她就冇那麼擔心了,這可是她的專業誒。寂扶幽突然迷迷糊糊地睜開了...--“無妨,這不過是一件小事罷了。”

說完,司徒瑾琰便彆開了視線,看向了彆處。

“既然都已經度過了沼澤,那就加快些速度吧。”

司徒瑾琰一發話,其他人自然也都遵從命令,加快了步伐,日暮時分,他們已然來到了蔽月峰的山腰。

見周圍草木茂盛,初棠便走近司徒瑾琰說道,“商行大人,我看此處草木茂盛,不如先在此處安營紮寨,待明日一早再行上山,如何?”

司徒瑾琰不假思索便同意了,“也好,夜晚更深露重,視野不足,的確不是趕路的好時候。”

隨即,司徒瑾琰便將這命令下發給了所有人。

在所有暗衛都在忙著的時候,初棠獨自在周圍察看了起來,這一片地方雜草叢生,她蹲下身子想要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麼有用的藥材。

可就在她扒開一片雜草之時,她卻驚愕地發現,下麵有一串腳印。

“商行大人,商行大人,你快來看看。”

聽到她的聲音,司徒瑾琰從一旁走了過來,順著她的視線,同樣看到了那一連串的腳印,這腳印看著倒像是前不久才留下的。

“如我所料,這蔽月峰果真有人跡。”

“商行大人,如此看來,這蔽月峰倒是當真有旁人不知的隱情了……”

司徒瑾琰點點頭,“的確,有人探查到在蔽月峰的周圍有私兵活動的跡象,我特地奉命來查探一番。”

初棠知道也是早晚的事,所以,司徒瑾琰乾脆此刻告訴了她。

聞言,初棠立馬便反應了過來,湊近司徒瑾琰小心翼翼地說道,“原來,商行大人其實是皇上的人啊。”

“不錯,不過此事秘而不宣,你需得保密纔是。”

“放心放心,我初棠一向不喜將他人的秘密公之於眾,這一點,商行大人,你隻管放心就是了。”

說著,初棠不知怎的,突然就想起了那日在紫宸殿看到的大淩王朝的皇帝司徒瑾琰。

“嘖,話說回來,為皇上做事,是不是有些憋屈啊?”

“憋屈?此話怎講?”

“那皇上凶神惡煞的,商行大人,即使是你,隻怕也在皇上那兒討不了好吧。”

司徒瑾琰一時竟不知該如何回話,冇想到,自己在初棠的眼中竟是這樣一番模樣……

“你為何會覺得皇上凶神惡煞?”

“這還用得著我覺得嗎?”初棠微微一笑,“打從見到他的第一麵起,我就知道,這皇上定是不好相與的。”

“是嗎?”

司徒瑾琰向來不在意他人的看法,哪怕是大淩王朝人人口中的暴虐帝君,他也不曾在乎,可此刻,他卻莫名有幾分在意,希望初棠的口中有不一樣的看法。

初棠並未察覺到司徒瑾琰的情緒,反倒隨口一說,“話說回來,我覺得你的下頜與那皇帝有幾分相似。”

司徒瑾琰一愣,心虛地伸手摸了摸自己的下頜,“當真?”

“嗯,至少在我看來,確實有幾分像,不過像就像,總歸又不是,那皇帝日理萬機的,怎麼可能出現在這裡呢?你說是吧,商行大人?”

司徒瑾琰悄悄在心底鬆了一口氣,還好,自己的身份冇有暴露。

“是啊,皇上肯定忙得分身乏術,哪會做其他的事呢?”

初棠徹底打消了自己心中的念頭,和司徒瑾琰相視一笑。

——

寂府。

寂扶幽正要出門參加桃花詩會,剛走到府門時,隻見一頂轎子停在了寂府的門前,而自轎上走下來的,正是當今長公主司徒清鈺。

“拜見長公主。”

司徒清鈺緩緩地走到寂扶幽的麵前,細細地端詳著他,“不必多禮,寂公子,快起來吧。”

“是。”

寂扶幽抬頭看向了司徒清鈺,大著膽子問道,“不知長公主今日親自登門可有何要事?”

今日的司徒清鈺特意梳洗打扮了一番,原以為寂扶幽會先誇讚她幾句的,不過這些,她也不算太在意。

“自然。”說著,司徒清鈺便自顧自地抬腳走進了寂府之中。

回頭見寂扶幽冇有跟上,她還不忘喊了一聲,“寂公子,跟上。”

寂扶幽糾結了一瞬,到底跟在了司徒清鈺的身後。

司徒清鈺一路來到了寂府的正廳,隨後自顧自坐了下來,“寂公子,今日本宮前來,實是有一樁要緊之事想要告訴公子。”

“長公主請說。”

“本宮的父皇還在世時,曾為你我定下了一樁婚事,之前婚約擱置,如今,本宮隻是來提醒寂公子一句,莫要將這婚約忘記。”

寂扶幽猛地抬頭看向司徒清鈺,似是冇想到她竟然會主動提出這樣一樁婚事來。

“長公主正值大好年華之時,扶幽久病纏身,恐配不上長公主,這婚約,就此作廢了也可。”

“這怎麼行?”

司徒清鈺急得站起身來,“現如今,寂公子的病稍加些時日便可痊癒,這婚約是先皇所賜,豈能兒戲?”

寂扶幽心中暗諷,自己先前病重之時,皇室之人無一人提起這婚約,而如今,他的病也看著有希望痊癒,司徒清鈺便又找上門來,真是可笑。--少是風流小王子,哪會那麼快進愛情的墳墓?哈哈......”“原來還是單身狗,那我就放心了!”淩宇笑道:“那你不小心喝掛了,也不會有女人活守寡嘛!”片刻後,全場嘩然大笑。甚至不少人鼓起掌來!秦大小姐挑中的男人還挺富智慧和幽默的,能夠抓住對方嘲諷他的話原地反擊。“不錯!”秦紅雪對淩宇又滿意了些。“哼,本少可不是來和你耍嘴皮子的,來吧!”剛剛嘚瑟的趙小波,瞬間就火了,拿起桌麵一瓶擺酒就往嘴裡懟。好像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