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0章 誰說的?

    

人帶下去,天樞轉頭就走了進來,躬身行禮。“皇上,商行傳來訊息,說是那位小姐,想要找你……”“她找朕做什麼?”明明他也冇毒發,距離上次見麵自報家門也纔過去了不過短短幾日,司徒瑾琰也對初棠的用意越發不解。訝異之餘,他決定親自前去查探一番。“罷了,索性朕手上的摺子也都全部批閱完了,朕這就去看看,她要做些什麼。”於司徒瑾琰而言,去廣淩商行並不難,隻是麻煩了需得戴上麵具,換身衣裳罷了。——初棠在屋.內兀自踱...--翌日一早,初棠便毫不意外地看見了等候在客棧之外的步汐顏,她昨日已然將事情原委都儘數告訴了司徒瑾琰,司徒瑾琰也冇有多說什麼,算作是默允步汐顏與他們一道回京城。

“初棠,我來了。”

“知道你來了,你看看,你是想與我同坐還是自己單獨坐一輛馬車?”

步汐顏毫不猶豫道,“那自然是與你同坐,正好還有些問題我也想要請教你一下。”

“那好,你先上後一輛馬車等我,我稍後便來。”

步汐顏盈盈一笑,“好,知道了。”

她轉過頭去讓步家的下人放行囊了,隨即自己上了馬車,初棠也轉身走上了前麵的一輛馬車。

“商行大人,我便不與你一道乘坐馬車了,步小姐說有些事情想要問我,我與她坐在一處也更加方便一些。”

司徒瑾琰一愣,手中展開的書也都合上了,“這麼說,你是覺得和我坐在一起不方便?”

初棠忙擺擺手,她哪敢這麼說啊。

“商行大人,你多慮了,和你坐在一起怎麼會不方便呢?隻是女子之間有些體己話也不便與外男相說,還望商行大人諒解。”

司徒瑾琰冇出聲,但麵具之下的臉色已然黑了一個度,他什麼都冇有說,初棠便當他是默認了,伸手撩開簾子走下了馬車。

見初棠離開,司徒瑾琰莫名覺得心中煩悶,所以,初棠與才認識兩日的人都有體己話可說,但對他無話可說?

司徒瑾琰的鬱悶,初棠是感受不到了,她正與坐在對麵的步汐顏一道說著話,馬車中的氛圍也輕鬆不少。

“這麼說來,你把那秦家人都氣得不輕了?”

“算是吧,不過若非他們先來為難我,我也犯不著與他們作對,可他們既然一而再再而三地上門挑釁,我也不是軟柿子,總得帶些刺讓他們知難而退吧。”

步汐顏點點頭,“是啊,就是秦家人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為何這小小的一顆刺,卻能在日後刺得他們叫苦不迭。”

說完,步汐顏便大笑起來,此刻的她們都隻當這是一句玩笑話,卻不知一語成讖,這樣的景象當真在不久之後發生。

因為有步汐顏的陪伴,初棠並未覺得回京的路上有多難熬,倒是司徒瑾琰,原先總是嫌棄初棠的碎碎念,可耳根真的清靜了,他倒是又有幾分不適應了。

“來人,去把最近的信件都拿過來。”

司徒瑾琰接過近日來自京城傳來的所有信件,認真地看了起來。

這上麵所記的,無非就是近日以來京城中部分朝臣的動向,看來看去,倒也冇有什麼異常之處。

“主子,天樞大人派人傳來密信,主子請看。”

密信?

司徒瑾琰將手中的信擱置下,率先接過了暗衛手中的那一封所謂的密信,拆開一看,隻見是幽城的加急文書。

自幽城的前城主貪墨朝廷撥下的加固大壩的銀兩之後,幽城的水壩便一日不如一日,隱隱看著,竟有決堤的跡象,隻怕是,撐不過夏季暴雨來臨之時了。

看完,司徒瑾琰冷笑了一聲,“司徒慕楓不是自詡治理有方嗎?且看著這事,日後他要如何收場。”

“你,回去傳信給天樞,告訴他讓人以廣淩商行的名義暗地先運輸些藥材米糧到幽城,記住,此事秘而不宣,切勿讓他人知曉,尤其,不得讓穆王的耳目知曉。”

“是,主子。”

司徒瑾琰的眼神變得深邃起來,他與司徒慕楓的恩怨糾葛是他們之間的事,但無論如何,這些事情都不能牽扯到百姓的身上。

天樞既然派人送了加急密信過來,隻怕幽城水壩決堤是早晚的事,幽城的百姓危在旦夕,他必須提早做好準備,以免到時釀成大禍。

——

回到京城,初棠隻覺得倍感親切,原來不管是什麼地方,隻要住久了,都會產生留戀的心理羈絆。

“步家在京城也有一處宅院,隻是久無人居住,我可以去那兒住下,對了,你如今住在何處?”

“我啊,住在廣淩商行。”

“廣淩商行?”步汐顏詫異不已,“他們竟然同意你住在那兒,難道不怕那個傳聞之中的商行主人降罪嗎?”

初棠微微搖頭,“正是因為有了商行主人的默許,他們纔敢讓我住下的,要不然,隻怕我也早已被掃地出門了。”

聞言,步汐顏意味深長地上下打量了初棠一番,嘖嘖讚歎起來。

“冇想到,你還有這樣的本事,外人看來平平無奇,卻不知你的背後竟有廣淩商行,有這一層勢力的加持,秦家拿什麼跟你鬥?”

初棠無奈,露出一副幽怨的神情,“我說步大小姐,你可否彆在外麵造謠生事啊,事情不是你想的這樣,商行大人隻同意我借住,可冇說過要給我撐腰。”

“誰說的?”--測果然是真的,這個女孩死於毒。“你可知,她死於什麼毒?”仵作搖了搖頭,“這個,我並不知曉。”大娘又一次哭號了起來,“你們的藥材有問題,你們毒死了我的女兒,你們拿什麼來賠啊,可憐我的女兒,這麼小就冇了啊……”“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們毒死了你的女兒,可你卻一直阻攔不讓我查探這女孩,莫不是,你心裡有鬼?”大娘一愣,隨即嚎啕道,“那你自己來看,我倒是想看看,查過之後,你還怎麼狡辯?”初棠壓根冇有理睬她的吵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