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2章 就是這句話

    

堂的生意又將受到波折。“小姐,這兩日來醫館的人明顯比之前少了,這是為何啊?”初棠想了想說道,“一來,他們都覺得我得罪了長公主,想來醫館必開得不長久,二來,有心人打探便能知道回春堂藥材供應出現了困頓,三來,缺少穩定的客源,至於這第四,則是缺乏廣泛認同和深遠影響。”墨畫不解地問道,“小姐,這兩個我都能聽懂,可這第三個原因和第四個原因是什麼意思啊?”“簡單來說就是,之前回春堂之所以聲噪一時,不過是因為看...--這幾個人,打從心底裡瞧不上她的醫館,卻還非要在這裡刷存在感,初棠心裡很是無語。

聽完她的話,剛剛還梗著脖子的幾個人突然之間就啞口無言了起來。

初棠也不理睬他們,繼續說道,“諸位,裡麵請。”

她轉身走了進去,隻留給眾人一道纖細的背影,不少人緊隨在她的身後步入了回春堂。

“初大夫,你這次開張醫館,不會過幾日就又突然關了吧?”

聞言,初棠微微搖了搖頭,“這次不會了,你們放心。”

初棠開始耐心地給所有病人一一看診起來,一日的功夫很快就這般過去,回春堂的再度開張,亦讓司徒清鈺和秦家眾人氣憤不已。

——

“爹,如今外患生起,你不思如何對付初棠的回春堂,反倒在這裡為難我娘,這是何故?”

秦書瑤攔在了秦鴻和徐茵之間,一雙眼睛通紅無比,眼眶微微濕潤,淚水將落未落。

“你讓開!我今天倒是要和你娘好好說道說道。”

秦鴻一把推開了秦書瑤,怒氣沖沖地看著徐茵,“你說,四處散播和離謠言的人是不是你?”

徐茵也不甘示弱,“是我又怎麼樣?本來這個家都已經搖搖欲墜了,自從你接回了這個小賤種,秦家哪裡還有往日的半分和氣?反正今日我就把話放在這裡了,要麼她走,要麼我走。”

“好啊,好啊。”秦鴻憤懣地看著徐茵,“那你走啊,你倒是走一個給我看看,不是想和離嗎?和離就和離!”

徐茵難以置信地看著麵前這個麵目全非的男人,似是第一次認識他一般,“秦鴻,你長能耐了是吧?”

秦鴻冷眼看著徐茵,眼中再無往日的半分情意,“我長能耐?你呢?你倒好,日日夜夜不消停,不以大局為重,把這個家弄得烏煙瘴氣的。”

如今秦鴻這般對她,徐茵也想通了其中的緣由,“嗬,想當初,是我徐家把你扶持起來的,狡兔死,走狗烹,如今你的秦氏醫館是起來了,所以,你不需要我,不需要徐家了是吧?”

秦鴻冷笑道,“你還好意思說?當初若不是徐家的威脅,我何苦到今日纔有出頭之日?日日被徐家踩在腳底下,這樣的日子,我早就受夠了。”

“你!你!”

徐茵氣急,狠狠地咳嗽了幾聲,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

秦書瑤見狀,連忙上前扶住了自己的母親,“爹爹,你到底在做什麼啊?”

一旁事不關己的綸茉看著眼前的景象,嘴角微微扯起了一抹笑意,這一抹笑意也恰好被秦書瑤都看在了眼裡。

氣不打一處來的秦書瑤走過來狠狠地捏著綸茉的胳膊逼著她站了起來,“都怪你,你這個喪門星,如果不是你,我們家怎麼會變成如今的模樣的?”

綸茉使勁一甩,便甩開了秦書瑤的手,看著秦書瑤碰過的地方,眼底滿是嫌棄。

“這關我什麼事?”

“如果不是你,我爹爹和我娘怎麼會吵得這般不可開交?你就不該出現的,你就該死。”

綸茉眼神一冷,“我該死?你怎麼不說,如果不是你娘搶走了我孃的位置,我纔是正兒八經的秦家小姐,又何須受這麼多年的苦?你享受了這麼多年本該屬於我的榮華富貴,也是時候該還回來了。”

徐茵怒極,“你個小賤種,膽敢這樣對我的書瑤?來人,還不快把她拉下去。”

“夠了!”

秦鴻煩躁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真是冇一個能讓他省點心,他揉著自己的眉心有氣無力道,“行了,都彆吵了,書瑤,你娘現在神誌不清,把她帶回去歇息吧,她這樣,如何執掌秦家中饋?”

他的視線落到了綸茉的身上,這個女兒孤傲清高,倒是和柳瑩的風骨有幾分相似。

“綸茉,自今日起,就由你先暫管秦家的中饋。”

綸茉盈盈欠身,“是。”

徐茵不敢置信地看著秦鴻,“你瘋了吧?你不把中饋給書瑤執掌,竟給了這個來路不明的小賤種?”

“此事到此為止,無需再議。”

說完,秦鴻便把手背在身後,憤憤地走遠。

眼看著秦鴻已然走遠,綸茉也不再在此處久站,她也輕輕撫了撫自己的衣袖,轉身走出門去。

她加快了步伐,冇一會兒就追上了秦鴻。

秦鴻回頭看見是她,不禁問道,“還有何事?”

綸茉淺淺福身,“綸茉初掌中饋,隻怕萬事還不善於操勞,綸茉聽說秦府的書房之中有不少書卷或可作為指引,便想請示一番,日後可否進入書房翻閱書卷?”

聞言,秦鴻不耐煩道,“可以,你是秦家的女兒,自然哪裡都去得,往後不必再來請示我了。”

說罷,秦鴻就再度走遠,而綸茉看著他的背影,嘴角露出了一抹嘲諷的笑。

她等的,就是這句話。--都收好,開始和司徒瑾琰一道爬起了山。“小心,這路濕滑。”冷不丁聽到了司徒瑾琰的聲音,初棠還以為是自己幻聽了,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這並非是幻聽。“知道了,商行大人。”司徒瑾琰走在前麵,初棠跟在後麵,雨還在淅淅瀝瀝地下,佈滿泥濘的小路上留下了他們深淺不一的腳印。走了一個半時辰,他們總算是抵達了山頂。直到此刻,初棠才總算看清了蔽月峰的全貌,隻見眼前的山峰高聳入雲,比自己腳下的這座山還要高上許多,並且,蔽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