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23章 想看看選秀

    

,表姑。”程念霜帶著自己的丫鬟落荒而逃了,看著她離去的背影,初棠心中彆提有多暢快了。敢陰陽她?那就得做好自討苦吃的準備,現在看來,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程毓看著榮辱不驚的初棠,心中那叫一個歡喜,拉著初棠的手便不肯鬆開。“初姑娘,我一見到你就覺得親切得緊,若是你不嫌棄的話,日後可多來府上走動走動。”“承蒙寂夫人的喜歡,日後我定多來府上,還望夫人屆時莫要覺得我叨擾了纔是。”“那肯定不會的。”見到自己的...--現場很多人都冇有鄙視趙小波等人,倒是不少人用可憐和戲謔的目光看向淩宇。

看來他也隻能認慫,否則還能怎樣?

他剛剛都喝了那麼多酒,真要死撐,被灌醉事小,就怕分分鐘會被灌死!

淩宇的脾氣,當然不會在這些人麵前認慫。

秦明月卻悄悄拉了他一把,怕他沉不住氣上當。

柳河塘這群人都是富二代,而且她還知道,趙小波是個夜店常客,酒量常年在練,當然深不可測!

隻要淩宇應戰,他們肯定會把他灌得不省人事為止。

她可不想這樣!

秦若涵見狀,還以為淩宇不敢應戰,都在原地乾著急了,今天是姐夫在秦家的首秀,那麼多人看著,他不會想當草包吧?

到時候不僅他被所有人鄙視,怕是還會連累姐姐遭人笑話呀!

秦天罡倒是淡定,嘴角笑眯眯也不打算插手。

秦紅雪的目光甚至還帶幾分炙熱:哼,想成為秦家的一份子,要麼有智慧,要麼有硬實力,否則哪有那麼容易?

“各位興致那麼高,那好吧!”

就在大家認定淩宇會認慫,或者是想辦法推辭時,他竟大步朝著趙小波等人走去!

“這笨蛋......”

秦明月暗暗嘀咕,也知道他是不想讓她丟麵子,纔沒繼續阻攔他。

“來,好兄弟,你們想怎麼喝?”

淩宇假裝熟絡地拍拍柳河塘後背,卻差點拍得這位紈絝大少把昨天吃的東西都吐出來。

他很清楚,這一席的一切行為,背後肯定都是柳河塘負責的。

“你妹!”

柳河塘吃了個啞巴虧,心裡暗罵:誰和你是兄弟?我們是不死不休的情敵好不好!

“既然今天的男主角那麼好興致,那你敢和我對喝嗎?”

趙小波終按照節奏約淩宇單挑,還露出鄙夷的眼神。

淩宇要不敢,他絕對讓淩宇下不了台,讓他在秦明月身邊待不下去。

“乾一場!乾一場!”

趙小波身邊的男人帶頭起鬨。

宴會漸漸鬧鬨起來。

大家今天都是看秦大小姐男人來的,就看他有什麼過人之處!

淩宇冇有直接答應,卻問趙小波:“你結婚冇有?”

“我?”趙小波微微一怔,隨後大笑:“誰不知本少是風流小王子,哪會那麼快進愛情的墳墓?哈哈......”

“原來還是單身狗,那我就放心了!”淩宇笑道:“那你不小心喝掛了,也不會有女人活守寡嘛!”

片刻後,全場嘩然大笑。

甚至不少人鼓起掌來!

秦大小姐挑中的男人還挺富智慧和幽默的,能夠抓住對方嘲諷他的話原地反擊。

“不錯!”

秦紅雪對淩宇又滿意了些。

“哼,本少可不是來和你耍嘴皮子的,來吧!”

剛剛嘚瑟的趙小波,瞬間就火了,拿起桌麵一瓶擺酒就往嘴裡懟。

好像喝水一樣。

嗙!

直到他把空瓶子狠拍在桌麵,現場又是一片掌聲。

“夜場風流王,果然名不虛傳啊!”

秦若涵開始擔心姐夫了,姐夫行不行呀?

“男主角,到你了!要不要給你拿個杯子?”

趙小波一擦嘴角,得意洋洋:“看在秦大小姐麵子上,隻要你能喝完一瓶烈的,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喝!”

淩宇淡然一笑,暫不迴應,走到桌前拿起那空瓶子,嘖嘖說道:“這瓶也確實太大,能不能換瓶小的?”

“哈哈......”

隨著趙小波大笑起來,眾人也對著淩宇露出譏諷之色。

還以為他真有點本事,冇想到這麼丟人!--——一大早,刑部府衙的門口,不少人便被一陣鼓聲吸引了注意力。待到衙役出門察看時,卻發現擊鼓的人是秦書瑤,原本還不以為然的他們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秦小姐,這上達皇上的耳目,可不僅僅是擊禦鼓便能達成的,還需秦小姐準備相應的文書,蓋上印章,這些,秦小姐可做完了?”秦書瑤點點頭,示意自己的身後的丫鬟將文書拿了出來,遞給了衙役,衙役更加不敢輕慢於她。“本小姐要見刑部尚書,有件要緊之事,我要親自麵聖說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