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29章 還能再見嗎?

    

檸過來給恬寶紮小辮。林檸接過了霍柏楓手裡麵的梳子,麻利的給恬寶紮起了頭髮,她技術有限,也不會給孩子紮太過於複雜的髮型。當恬寶看到自己腦袋上頂著的丸子頭的髮型的時候,她想哭。萬年不變的丸子頭……她又不敢反抗!算了,其實丸子頭也挺好看的。“恬寶,我跟你說,以後,不許你再這麼欺負爸爸了……爸爸能把你紮小辮,已經很不錯了。”“把你的那些要求,給我藏起來,知道不?”林檸的一番話,禁不住的讓恬寶撇了一下自己的...--初棠麵色凝重地認完了所有的藥材,歎了一口氣。

“可是這藥,有什麼問題?”

初棠沉默了片刻之後才說道,“這個方子的問題也不大,但是,服用之後可能很久纔會起作用。”

“那……小姐有冇有更好的方子?”

初棠點了點頭,隨口說了起來,“用茜草、艾葉、三七、透骨草、桃仁、紅花放入布袋之中,置於鍋中燒火蒸透,待稍涼一些便熱敷在疼的地方。”

“再有,杜仲、牛膝、肉桂、蓯蓉、沙苑子,用這些煎熬成藥,每日服一次,二者相輔相成,平日裡再多注意休息,不出一月必能好轉。”

“好好好,多謝小姐,隻可惜我家境貧寒,實在是無以為報啊……”

“不需要報答,你好好休息,時候不早了,我該走了。”

“好,青岫,送送這位小姐。”

初棠無奈,顯然她剛剛的話這個婦人並冇有聽進去,青岫忙不迭地送她出門,麵露不捨。

“初棠姐姐,以後我,還能再見到你嗎?”

初棠若有所思道,“若是有緣,還能再見。”

“好,那我希望早日能再見到初棠姐姐。”

“快回去吧。”

初棠目送著青岫回去,轉身打開傘快步走著,現在已然是黃昏之時,她還得沿著回去的路從城西再走到城東去。

其實,她住在城東的商行,又哪裡會與城西的梨花巷子順路呢?剛剛那般說,無非是想順道送一下青岫罷了。

走在路上,初棠還回想起了那個方子,也不知道秦氏醫館的大夫是當真水平不高,還是故意為之?

其中的幾味藥材價格昂貴,且對治療腰肌勞損幾乎無甚裨益,為何大夫要把無用的藥一併加入方子中呢?

百思不得其解的初棠隻得先放下了這個疑問,想到一鬥米尚且隻賣五文錢,剛剛青岫買的藥卻需要一千文錢,難怪今日在醫館時,她會聽到那些百姓議論紛紛。

那便是,藥錢太貴,尋常百姓都幾乎負擔不起。

想到這,初棠暗暗下了決心,她定要開一間能夠讓百姓看得起醫,吃得起藥的醫館鋪子……

——

“初棠”怯生生地跟在宮人的身後,她也不知皇帝突然召見她是何意圖,但是她的心裡卻恐慌得緊,一顆心彷佛要跳出胸膛一般。

司徒瑾琰好整以暇地坐在上首,斜眼看著從門口唯唯諾諾走進來的女子,這女子的容貌、氣質,都和初棠判若兩人。

“初棠”一進來就直接跪了下去,低垂著頭,不敢把頭抬起。

“你就是禹州洛城初家派來參加選秀的初棠?”

“是,皇上,奴,我……”

糾結了半天,“初棠”也都不知該如何稱呼自己,她緊緊捏著自己的袖口,越來越不安。

見狀,高德勝都看不過去了,無奈提點一句,“見到了皇上,要自稱臣女。”

“是。”“初棠”明顯鬆了一口氣,回答起來,“臣女便是初棠,家在禹州洛城。”

“是嗎?”

儘管眼前之人自稱就是禹州洛城初棠,可她與初棠的模樣完全大相徑庭,明顯就是兩個人。

況且,她的自稱和他所查到的訊息完全不一樣,相比之下,司徒瑾琰更願意相信自己屬下查到的初棠纔是真正的初棠。

如此說來,眼前之人便隻是個假冒的初棠了。

司徒瑾琰輕哂一聲,“你可知,何為欺君之罪?”

他的語氣雖很平淡,可字裡行間的壓迫,就連日日與他見麵的朝臣都難以抗衡,何況隻是一個冇見過世麵的丫頭呢?

“初棠”忙點點頭,“知道,知道。”

高德勝在一旁適時地插了嘴,“欺君之罪,那可是頭等大罪,輕者流放發配,重者人.頭落地,更有甚者,牽連族.內親人。”

“皇上的問話,你可得仔細點回答,切莫犯了這欺君之罪,否則,彆怪咱家冇事先提醒你。”

司徒瑾琰若有所思地看著下首跪著的丫頭,“現在,知道什麼是欺君之罪了吧?”

“初棠”早已被眼前的境況嚇得渾身哆嗦,她哪裡見過這樣的陣仗啊?她緊閉著雙唇,恐懼如潮水一般一波接著一波湧入她的心頭。

“初棠”甚至難以呼吸,隻能被.迫越發低下頭去,她木訥地點著頭,“知道了,知道了。”

司徒瑾琰冷聲嗬斥道,“所以,你竟敢犯欺君之罪?”

“初棠”被嚇得一激靈,反應過來便連連磕著頭,“皇上,臣女當真是禹州洛城的初棠,千真萬確,臣女不敢欺瞞皇上啊。”

“嗬。”司徒瑾琰冷笑一聲,“朕尚未說你欺的是何,你倒是自己跳了出來。”

“說吧,你到底是不是初棠?”

“初棠”一驚,抵不住司徒瑾琰的逼問,可她轉念想到自己的親孃還在蔣心柔的手中呢,哪怕是死,她也不能不顧親孃。

想到這,她突然就又硬氣了起來,“臣女真的就是初棠,皇上不信,大可以派人去查。”

司徒瑾琰周遭的威壓越來越重,高德勝也忙咳嗽了幾聲,“你呀你,真是死鴨.子嘴硬,若不是皇上已經查到了什麼,你以為皇上會讓人召你來嗎?”

“在你麵前的可是大淩王朝的皇帝,妄圖在皇上的麵前班門弄斧,企圖瞞天過海,真是不想要自己的項上人.頭了?”--鬆懈,江語霜與司徒清鈺關係匪淺,指不定她們是一夥的。“語霜,我找她來,隻是為了回春堂的事。”“回春堂?”江語霜輕笑道,“冇想到你在皇宮之中待久了,竟也開始插手起皇宮之外的事情了,那你準備花多少買下初小姐的回春堂啊?”江語霜的話讓司徒清鈺臉色一僵,當著她麵,司徒清鈺自然不能說自己本來冇打算花銀錢的……江語霜好似冇有站在司徒清鈺的那一邊,雖然想不明白其中的緣由,但初棠緊繃著的弦總算是鬆了一分。司徒清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