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1章 大淩第一醜女

    

間就將秦書瑤的嘲諷原封不動地還給了她。“你!初棠,你竟敢說本小姐的心醜陋?”“為何不敢?”初棠竟真的同秦書瑤對著乾,這讓周圍的人都目瞪口呆,冇想到,此人確實是個硬茬。初棠越是這般雲淡風輕,秦書瑤便越是憤恨,好在初棠毀容的訊息千真萬確,她今日,便要當著這些百姓的麵揭露初棠的模樣。這般想著,秦書瑤就朝著初棠走近了幾步,“初小姐,你大言不慚自己會醫術,又堂而皇之開了這醫館,若你醫術當真這般高明,為何不先...--一道聲音打亂了司徒夢黎的思緒,讓她不得不回神過來。

“民女見過四公主。”

“江語霜?”

對江語霜,司徒夢黎的印象也頗為深刻。

“民女剛剛便見四公主在此處,這才走過來叨擾公主一二,就是不知,公主可否願意為民女解惑?”

江語霜溫柔的聲音彷佛能滴出水一般,看著她,一想到她是司徒瑾琰的貴嬪,司徒夢黎的心中止不住嫉妒起來。

“你想要本公主為你解什麼惑?”

“民女既然日後便要入宮成為皇上的貴嬪了,總得儘心儘力服.侍在皇上身邊,便想要知道,皇上平素都喜歡些什麼,忌諱些什麼,如此,纔不至於行差踏錯。”

司徒夢黎不動聲色一笑,“若想知道這些,江小姐去問伺候皇兄日常起居的宮人便是,何苦拐了彎來問本公主?除非是,江小姐,醉翁之意不在酒。”

心思被戳破了,江語霜也冇有掩飾,反倒坦坦蕩蕩地說道,“民女知皇上最是疼寵四公主這一個皇妹,免不得,民女也要與四公主交好一番,還望公主日後在皇上麵前替民女多多美言一番。”

“美言倒是談不上,江小姐這般冰雪聰明,冇有本公主的美言,想來日後也能在宮中如魚得水。”

“四公主的稱讚,民女鬥膽收下了。”

江語霜盈盈地福了一下身,“家父還在府上等候民女,恕民女先行告退了。”

“好啊,江小姐,三日之後,我們再見。”

即使能成為司徒瑾琰的妃嬪,可她們也要翌日才能冊封,三日之後方能入宮。

“好,民女告退。”

兩人都各懷心思,卻又難得地相視一笑。

——

初棠回到熟悉的房間之後,一進門便癱軟在地上,她也並非全然不恐懼,隻是,現在心中充斥的全是劫後餘生之感。

此時已天黑,初棠餓得前胸貼後背,便又走了下去,重新端了些吃食。

回來的路上,她恰巧看到了墨畫,而墨畫看到她,也是一臉驚訝。

她腳步匆匆地走到初棠的麵前,正想開口,初棠搖了搖頭。

“上去再說吧。”

墨畫不作聲,跟著初棠回到了房間之中,待把門關上,她才激動地問了起來。

“小姐,你不是去皇宮裡了嗎?怎麼又回來了?”

初棠坐下來道,“這事啊,說起來還都是因為那個皇帝的突發奇想。”

“突發奇想?”

“對啊。”初棠一邊吃起了菜肴,一邊意味深長地說著,“也不知道他怎麼想的,突然,他就重新下了旨意,說是放我們出宮。”

“真的啊?那皇上他也是蠻好的。”

“是啊。”這會兒初棠也不吝嗇對司徒瑾琰的誇讚,“原本聽京城.內的傳聞,這大淩的皇帝是個暴虐的主,卻冇想到,他竟然有一顆仁善的心,這倒是令人意外啊。”

“不過,不管這皇上是什麼樣子的,小姐回來了,這便是最好的事了。”

“說得也是,總歸不用待在皇宮,這就已經令人欣喜萬分了。”

墨畫說著說著,聲音便又低了下去,“小姐,那你的臉……”

墨畫看見初棠的模樣,雖說前兩日就已經見到了,可現在再看,還是覺得觸目驚心。

初棠擺了擺手,“無妨無妨,不用進宮,我的功夫也不算白費,一會兒擦擦我準備的藥膏,過兩日便好了。”

“如此就好,對了小姐,現如今,醫館馬上就要修繕完成了,明日小姐便去醫館看看吧,缺些什麼也好讓人重新再弄。”

“嗯,待過兩日,我的醫館便可以開張了。”

光是想想,初棠便已經覺得萬事都在朝著美好的方向前進。

翌日一早,初棠便特地起了個大早,她洗漱一番之後戴上了麵紗,下樓喚上墨畫便一道去往了店麵。

街道上的百姓也都寥寥無幾,來到店鋪的門口,初棠懷著忐忑的心走了進去。

醫館之中的陳設基本都已經佈置完畢了,在醫館之中繞了一圈,初棠倒是滿意極了。

“不錯,那劉掌櫃人雖狡猾了一些,但到底也是有幾分本事在的。”

“還有一事,小姐,現如今,我們的醫館還需要一塊牌匾,小姐也是時候該給醫館取一個名字了。”

“取名字……”初棠支著手思索了片刻,“不如,就叫回春堂吧。”

“回春堂,妙手回春,是個好名字,稍後我便讓人去弄牌匾,待把牌匾掛上,小姐的醫館,就算是大功告成了。”

“是啊,墨畫。”

初堂走出醫館,準備到街上逛逛,冷不丁就聽見了幾個男子的議論。

“誒,你們都聽說了嗎?從今往後啊,咱們大淩可就有了第一醜女了。”

“第一醜女?是誰是誰?”

“一看你們就不知道,這第一醜女啊,名叫初棠,她啊,本來是參加選秀的秀女,豈料麵紗一摘下來,醜陋的臉震驚了在場的所有人,她的臉啊,怎一個醜字了得。”--棠無奈地重複了一遍,“民女不願意。”司徒清鈺把那白貓隨手往地上一放,說道,““初棠,本宮奉勸你還是想清楚再言,你得罪了秦家,勢必不會有什麼好果子吃,站在本宮這一邊,你纔能有保全之身,否則,再得罪了本宮,憑你一個小小的無權無勢的女子,處境隻怕會越發艱難……”初棠知道,司徒清鈺這是在變相地威脅她,可她怎麼可能輕易將自己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醫館拱手送給彆人呢?“長公主所言,民女全都知曉。”“你既都知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