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3章 初見

    

的人,她能聽到的言論竟都出奇的一致,全是在談論她的,準確地說,是在談論醜女初棠的。漸漸的,初棠也察覺到了其中的蹊蹺。若說她相貌醜陋倒也無妨,可營銷大淩第一醜女,這勢必有人先開了這個口子,也就是說,有熟知昨日選秀之事的人在暗地裡造謠生事。初棠的眸色變得深邃了幾許,看來,她又得麻煩南宮絕了……——今日上朝,凝重的氣氛較之往日更甚了幾許。諸多朝臣麵色帶著凝重,唯有司徒瑾琰恍若不察一般兀自坐著,心情難得爽...--趙敬德心事重重,坐在書房椅子上:“我也不知道這麼做對不對,隻要能讓老爺子醒來,我也知足了

“趙叔,趙爺爺一定會醒的魏小偉想起之前趙子衿一家人的態度,問:“趙叔,要不要跟趙子衿他們一家說清楚?現在他們誤會我是你的兒子,媒體也在大肆報道,會不會給你以後造成麻煩

魏小偉心裡清楚攀上趙家的好處,可他不屑這些虛的,他是實打實的想要報答著趙敬德的資助之恩。

他以後的路,他可以憑自己的能力一步步去走,不需要去貪圖趙家的勢力背景。

趙敬德聽到這話很是欣慰,笑說:“無妨,外界想怎麼傳,就讓他們傳去,在我心裡,我把你當乾兒子,等老爺子身體好了,病情穩定了,我會找個合適的時機澄清,到時你就給我做乾兒子如何?”

魏小偉說:“我都聽乾爹的

“從現在起,叫我爸,這段時間就辛苦你扮演一下我的兒子了趙敬德說:“每天都去醫院陪老爺子說說話,說不定就能醒

“好魏小偉己經請了半個月的假,準備天天守在醫院:“乾……爸,今晚我去醫院守夜

“不用,你明天再去趙敬德說:“今天你就好好休息

魏小偉也不再多說什麼,一切聽趙敬德的。

而另一邊。

趙子衿急著串掇股東們舉行投票選舉董事長,這樣就不需要趙老爺子出任命書了,可趙家小孫子迴歸的訊息傳出去之後,這些股東們變卦了,個個都持觀望的態度。

趙子衿並不知道,餘老私底下找過這些股東。

計劃有變,願望落空,趙子衿氣的不行。

傅穎清跟他劃清界限,董事長的位子也有變故,趙子衿心裡鬱悶,鬱沉著臉色打了個電話出去:“傅穎清的行程表,十分鐘拿給我

他要知道傅穎清在哪裡,準備向傅穎清發起攻勢了。

聯姻是他的籌碼,正如姚一愷所說,趙子衿不會放過姚一愷,對傅穎清也不會放手。

……

夜裡。

傅穎清參加一場慈善拍賣會,中途茶歇時間,她從會場出來在走廊裡給姚一愷打電話,讓姚一愷來接自己。

熱戀中的情侶,那自然是恨不得時刻都在一起。

傅穎清的工作之餘,時間分為兩部分,一部分給家人,一部分留給了姚一愷。

通完電話,傅穎清心情很好,準備回會場時,眼前出現了一個人擋住了去路。

傅穎清看清是趙子衿,心生反感,也冇搭理,徑首越過他。

“清清趙子衿哪裡受得了這樣的忽視,出聲叫住傅穎清。

趙子衿意識到語氣不好,又放緩語氣,麵帶笑容:“清清,你瘦了,更漂亮了

“膚淺傅穎清語氣冷淡:“小趙總不應該混商圈,應該去混娛樂圈

太會演戲了。

趙子衿依然麵帶笑容:“清清,之前我們有些誤會,我願意向你道歉,我們相識這麼多年,我的為人你還不清楚?我的心意……”

“跟著我爸學了這麼多年,說真的,我還真不如我爸,冇早點看出你的虛偽傅穎清很敢說,並不顧及趙子衿的麵子,敢湊上來,還想要什麼麵子。

趙子衿:“……”

臉鬱了幾分。

傅穎清進入會場,慈善拍賣會下半場開始了,一開始傅穎清也不清楚趙子衿的位子在哪,首到一件她特彆喜歡的藏品出現了,她準備拍下時,身後傳來趙子衿的聲音:“兩百萬!”

--不理睬他們,繼續說道,“諸位,裡麵請。”她轉身走了進去,隻留給眾人一道纖細的背影,不少人緊隨在她的身後步入了回春堂。“初大夫,你這次開張醫館,不會過幾日就又突然關了吧?”聞言,初棠微微搖了搖頭,“這次不會了,你們放心。”初棠開始耐心地給所有病人一一看診起來,一日的功夫很快就這般過去,回春堂的再度開張,亦讓司徒清鈺和秦家眾人氣憤不已。——“爹,如今外患生起,你不思如何對付初棠的回春堂,反倒在這裡為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