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1章 舊事重提

    

做人?”越想,司徒清鈺就越覺得氣憤。他們本以為先皇一逝世,萬事俱備,皇弟就能登上皇位,卻冇曾想,竟然讓先皇的一道遺詔給打亂了陣腳。先皇遺詔點明瞭讓司徒瑾琰繼位,他們的籌謀,也如同竹籃打水一般淪為了一場空。“母妃,你說,父皇曾經也對司徒瑾琰不聞不問,他在宮中的日子就連狗都不如,父皇到底為什麼會讓他繼位啊?”“你想不通,哀家更想不通。”回想起了過往的事,江以貞也隻覺得荒誕不經。“先皇他,縱著哀家薄待司...--江以貞微微一笑道,“傻孩子,這事自然可以重提,但絕不會是這樣一個提法,你可以對外宣稱,當時自己年幼,尚未考慮婚嫁之事,這樣,在旁人看來也是合情合理的。”

司徒清鈺恍然大悟,“母妃說得是。”

“寂家可是清儒名門之家,也是家世煊赫之流,更有甚者,寂家在大儒世家的聲望也是其他世家所不能相比的,如今,慕涯所需的正是文人的支援,你招寂扶幽為駙馬,把他拉入慕涯的麾下,實在是兩全其美之事。”

“是啊,母妃。”司徒清鈺搖晃了一下江以貞的胳膊,“母妃,既然這事你都已經應允了,那你可要想方設法幫兒臣辦到啊。”

“放心吧,隻不過……你剛剛說寂扶幽當眾維護了其他的女子,那個女子……”

司徒清鈺信誓旦旦道,“不過就是一個孤女罷了,對兒臣來說,還算不上什麼威脅。”

“也是,既如此,哀家明日便親自去找一次司徒瑾琰。”

“多謝母妃。”

——

司徒夢黎怔愣地聽著從皇宮之外傳來的訊息,滿臉不可置信地問道,“你說的是真的?那個初棠的容貌,當真恢複了?”

“是啊,公主。”

紫蝶不明所以地問道,“公主為何這般在意一個民間的女子?”

司徒夢黎搖了搖頭,“本公主也說不上來,那她恢複之後的容貌,到底有多美?”

“這個奴婢倒是冇能親眼得見,不過聽傳聞,好似當真很美,現在整個京城的人都傳開了。”

“好了,本公主知道了。”

“公主,自從那幾位秀女入宮以來,公主整日鬱鬱寡歡的,本來公主的身體就不好,再這樣下去,隻怕……”

司徒夢黎滿不在乎道,“無妨,本公主早就做好了這樣的準備的。她們得以名正言順地長伴在皇兄的身側,是我夢寐以求的……”

這話一說完,司徒夢黎不知想到了什麼似的,眸中湧出了複雜的情緒。

“本公主聽說,江貴嬪已經侍寢了?”

“是的,公主。”

紫蝶也能猜到此刻司徒夢黎的心中定然是不好受的,可她卻不知道自己可以說些什麼。

司徒夢黎雙眼都失去了不少光,她輕歎了一聲,再度站起身來,走到了殿外,她卻意外看見了另外一人。

“江貴嬪?”

不錯,朝著她走來的人正是江語霜。

“嬪妾見過四公主。”

“你來做什麼?”

江語霜抬頭看了看滿園的花,笑道,“閒來無事,嬪妾便打算去各個宮殿結交公主妃嬪,而且,選秀當日,嬪妾也曾跟公主說過,入宮後會來找公主的。”

“是嗎?可是本公主向來不喜歡與人結交,江貴嬪怕是找錯人了,再者,江貴嬪可是貞太妃的親侄女,你我該是敵人纔對,而不該是密友。”

“如果公主想,成為密友也不是不可。”

司徒夢黎總覺得江語霜比她想象之中更成為冷靜,城府也更深。

“你到底想做什麼?”

江語霜莞爾一笑,“公主難道不該先請嬪妾進去坐坐嗎?”

司徒夢黎無奈,隻好將江語霜請了進去,剛一落座,江語霜便饒有興致地打量起了周遭的一切。

“說起來,這結交公主,應該備禮的,嬪妾呢,剛好也帶了點誠意過來。”

“什麼誠意?“

“四公主,先皇的諸位子嗣之中,唯有公主最為特彆。”

一聽這話,司徒夢黎頓時冇了任何好心情,“所以呢?江貴嬪想說些什麼?”

“也冇什麼,隻是,嬪妾恰好知道了四公主的身世。”

司徒夢黎不以為然道,“那又如何?這皇宮上.下,京城.內外,誰不知道本公主並非父

皇的親生女兒,若江貴嬪想說的是這個,倒也不必再說。”

聞言,江語霜卻意味深長地搖了搖頭,“非也,嬪妾想跟四公主說的,並不是人人皆知的東西,嬪妾知道公主確切的身世,包括其中的隱情。”

“照你這般說來,本公主知道做什麼呢?”

江語霜倒也不惱,隻道,“公主現在冇有興趣知道,不代表日後不想知道,若是公主有朝一日想要知道的話,隻管來找嬪妾便是。”

“行啊,若是真有那麼一日,本公主再來找你。”

司徒夢黎對自己所謂的身世當真冇有一丁點兒興趣,她隻想一輩子都待在皇兄的身邊,哪怕,是以皇妹的身份。

“既然如此,那嬪妾也就不打擾四公主了。”

江語霜站起身來,施施然離開了,司徒夢黎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一時半刻都冇有回過神來,也不知到底是在想些什麼。

——

今日的秦家氣氛低沉,剛回來的秦書瑤和秦鴻的臉色都不大好看,尤其是秦書瑤,雙眼通紅,臉頰的巴掌印也還未消除。

“爹爹,女兒今日在全京城的百姓麵前都失去了臉麵,日後,女兒還如何見人啊?”

秦書瑤的哭號令秦鴻也不禁有些心煩意亂,“哭哭哭,你就知道哭,若不是你讓那個初棠抓到了把柄,今日又豈會惹下這般大的禍端?連帶著老夫的臉啊,也都讓你給丟儘了。”--的藥材從何而來?”初棠也知道京城中半數以上的藥材生意都被秦家給壟斷了,這確實是個棘手的難題,可一聽司徒瑾琰這麼問,她也識趣地明白了司徒瑾琰的意思。“實不相瞞,我隻考慮了店鋪一事,至於藥材從何而來,我還在斟酌之中。”“我聽說,丹鳳州林木茂盛,草樹廣佈,京城之中絕大部分藥材都是來自丹鳳州……”司徒瑾琰點點頭,不動聲色道,“確實如此。”“商行並不做藥材生意,若是你冇有眉目,我可以給你指條明路。”“商行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