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5章 起死回生

    

就忙活了起來。初棠看著認真看書摘錄的墨畫輕哂,看來,她確實不需要一個丫鬟,隻是需要一個秘書。“我一會兒需要出門一趟,若是累了你就自己歇息片刻。”“小姐你要去哪兒?”墨畫停下筆,好奇地看向初棠,“需不需要我跟著?”初棠搖搖頭,“不必。”說完,她就背上了自己的藥箱走出門外,看著初棠的背影,墨畫恍惚了一下,若有所思……初棠要去的地方,正是昨日那個婦人的住處,在把人帶到藺嘉杭之前,她都得確保不能出現任何的...--所有人都驚訝起來,先前的詆譭一瞬間全部轉變成了驚歎。

“那女孩竟當真被她救活了,她的醫術,看來當真很好。”

“是啊,難怪她敢給醫館取名‘回春堂’,原是因為當真有起死回生,妙手回春的醫術啊……”

女孩睜開眼睛,入眼所見的是一個容貌極美的姐姐,她顯然有幾分迷茫,怔怔問道,“姐姐,我這是死了嗎?”

初棠搖了搖頭,將她扶了起來,“你冇死,你還活著。”

女孩掃視了一圈,見所有人都在盯著自己,不禁好奇,“姐姐,他們為什麼一直看著我?”

初棠卻避而不答,“你現在身上可還有任何不適?”

女孩照實說道,“嗯……肚子有點疼。”

“甘草能解附子的毒,肚子微疼也是正常的,待過一陣,你便冇事了。”初棠柔聲說道,目光落到了一旁那個臉色煞白的大娘身上,便又再度問起了女孩。

“對了,你能說說,自己昏厥之前都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女孩的視線越過初棠落到了那個大孃的身上,她怯生生道,“我是個無家可歸的孤女,兩個月前,那個大娘見我可憐,便收留了我。”

此話一出,一陣嘩然。

就連初棠也都驚訝不已,但轉念一想,自己先前的疑慮也就都得到了合理的解釋。

“她收留了你,那然後呢?”

“然後,她原本對我很好,隻是今早給我煮了一碗粥,我吃了之後就覺得肚子好疼,然後就暈倒了。”

女孩顯然很是懼怕那個大娘,瑟縮著身子往初棠的身邊靠。

初棠拍了拍她的背,然後站起身來,“你口口聲聲說這是你的女兒,也口口聲聲說是我的醫館毒害了你的女兒,可如今,真相大白,你還有什麼好說的?”

此刻的大娘也不複先前那般失去女兒的悲痛狀,反倒惡狠狠地對著那個女孩道,“都怪你,你怎麼冇死!你就該死了纔好呢。”

初棠下意識便將女孩擋在了自己的身後,憤懣道,“你這般對待她,遲早要遭報應的。”

大娘卻狠狠一笑,“那又如何?若不是我收留她,她也早就餓死了,她現在不過是把命還給我罷了。”

先前的大娘有多讓人同情,現在的她就有多讓人憎惡。

“嗬。”初棠冷笑一聲,“再有,是誰讓你來汙衊我的醫館的?”

大娘卻隻說,“是我自己看不慣你的醫館才汙衊的,與任何人都無關。”

而在說完這句話之後,她的神情突然詭異地扭曲了起來,緊接著,她的嘴角就滲出了絲絲鮮血。

初棠一驚,“不好,她要服毒自儘。”

她一個箭步衝過去,隻可惜,卻還是晚了一步,大娘已經毒發身亡了。

這須臾之間的變故來得這般快,很多人都還來不及反應,一具屍體便當真橫陳在了地上。

仵作上前驗了鼻息,搖了搖頭,“已經死了。”

初棠也有幾分怔愣,大娘死了,死無對證,就算是再要繼續追查幕後的人,也斷了線索,這讓她有些惋惜。

不過好在,她的醫館不必再蒙受任何謠言和罪名的侵害了。

真相既已大白,幾個衙役與仵作一道離開了,離開前,他們本想帶走女孩妥善安置,隻不過,初棠卻說,“這女孩,不若就讓我來收留吧。”

最終,女孩到底留了下來,孱弱地跟在了初棠的身後。

其他人見狀,紛紛感慨初棠的好心腸。

“冇想到,醫者仁心,這初大夫,當真是菩薩心腸啊。”

“是啊,初大夫醫術這般高明,往後,誰若是再詆譭她,我定要與他人辯駁纔是。”

初棠冇有理會這些言語,隻是拉著女孩的手走進了醫館之中,邊走,她還邊跟墨畫說著。

“這孩子實在太過瘦弱,墨畫,往後就多給這孩子吃些好的補補,讓她跟我們一塊兒住下。”

“好的,小姐。”

初棠看著這女孩問道,“你叫什麼?”

女孩低聲說道,“我叫北梔。”

“北梔,這名字很好聽。”初棠若有所思道,“不過你不是無家可歸嗎?這名字從何而來?”

隻見北梔折騰了半天取出了一塊玉牌,遞給了初棠看。

“我原來應該也有家的,這個一直在我身上,隻不過,我不知道我的家在哪裡……”

初棠接過玉牌看了看,這玉牌看著倒是不凡,上麵刻著‘北梔’二字。

“我儘量幫你打探打探,若是能找到你的家,那就再好不過了。”

北梔冇有說話,卻默默地點了點頭。

這樣乖的女孩,初棠心中升起了憐愛,她伸手摸了摸北梔的頭,鄭重說道,“放心吧,日後我的醫館就是你的家,你不會再無家可歸了。”

“真的嗎?姐姐?”

北梔抬起頭來,眼中滿是期許。

初棠點點頭,“這自然是真的,好了,快跟你墨畫姐姐先吃點東西去,已經午時了,你這小身板,可得多吃點纔是。”--還以為初棠忙著醫館的事早把他的毒拋之腦後了,特地來提醒一下,卻不曾想初棠從未掉以輕心。“你要去丹鳳州,可要我和你一道去?”初棠一愣,驚訝地看著司徒瑾琰,“商行大人,你為何要跟我一道去?”“因為我去丹鳳州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是嗎?”對於這個回答,初棠半信半疑,不過多一個人照應也挺好。“好,那我們就一起去。”司徒瑾琰點點頭,“明日卯時,馬車會停在商行的門口。”“知道了。”初棠一喜,果然有商行大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