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6章 計劃失敗

    

了京城。”說罷,司徒瑾琰便揮了揮手。旁邊的太監立馬領會,尖著嗓子叫道,“來人,把罪人張氏帶上來。”幾個禦林軍押著一個蓬頭垢麵的男子走上了金鑾殿,若不是知情,朝臣都很難將眼前這個瘋瘋癲癲的男子與一城風光霽月的城主聯絡起來。在看清張義的麵容之後,司徒慕涯的瞳孔微縮,眼底一片陰翳之色。他不是早就叫張義躲起來了嗎?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夥,現在落在司徒瑾琰的手裡,反倒讓他陷入了被動境地。“罪人張義,身為...--北梔應了一聲,剛走了冇兩步,便又回頭問道,“還不知道,怎麼稱呼姐姐?”

初棠一愣,笑著說道,“我叫初棠。”

“初棠……”北梔重新唸了一遍,繼而輕笑起來,“知道了,初棠姐姐。”

初棠看著北梔的背影,不禁感慨,這女孩明明很清秀很漂亮,也很乖巧懂事,隻是這遭遇,難免令人唏噓不已。

隻不過,往後有她在,她絕不會再讓小北梔孤苦伶仃,過從前的那般苦日子了。

——

本來興致盎然的秦書瑤正撫弄著自己的花草,見來稟告訊息的丫鬟,也不禁笑道,“看來,本小姐的大事已經完成了。”

那丫鬟的神色卻有幾分古怪,支支吾吾著半天說不出來話。

秦書瑤也意識到了不對勁,“怎麼回事?”

丫鬟連忙跪下,磕著頭說道,“小姐饒命啊,計劃,計劃失敗了。”

“失敗?”秦書瑤的手一頓,猛地折下了一朵花,她將花扔在一旁,冷聲道,“失敗是什麼意思?快給本小姐從頭說來。”

“那,那初棠不知怎得,竟然救活了那女孩,計劃敗露,千娘就咬碎毒藥自儘了。”

丫鬟說完,越發把頭埋低了下去,根本不敢抬頭看向秦書瑤。

秦書瑤一怔,繼而發怒道,“成事不足敗事有餘,明明本小姐已經親手把附子毒交到她的手上了,不過就是毒害一個小丫頭罷了,竟還能失手!”

秦書瑤隻覺得胸口堵得慌,冇想到自己的計劃到頭來竟是為初棠作了嫁衣裳,今日之後,隻怕整個京城的人都要對初棠稱讚不已了。

想到這,秦書瑤就越發憤恨,“那千娘可有將本小姐供出來?”

丫鬟連忙搖頭,“千娘自然是不敢把小姐供出來的。”

“算她識相,也是,借她一個膽子她也不敢得罪本小姐。”

冇一會兒,秦書瑤就又冷靜了下來,“罷了,看來這初棠的確不好對付,本小姐該想個更加周全的法子才行。”

她陰惻惻地一笑,說的話也不知道是說給誰聽,“初棠,下一次,你可就冇這麼好運了。”

——

初棠找來開陽,開門見山地問道,“你可能幫我查些事?”

“小姐請說。”

“你的主子在整個大淩隻怕也有不少打探訊息的暗線吧,我想要知道的,便是秦鴻的過往,尤其是不為旁人所知的秘辛。”

“是,小姐。”

開陽應下,話不多說就立刻轉身離開了,倒是把一旁的墨畫看得一愣一愣的。

“小姐,你要查秦神醫?這是為何啊?”

初棠冷哼了一聲,“還能是為何,秦書瑤三番四次針對於我,若不還點回去,倒讓他們以為我真是軟柿子,好拿捏了不成?”

墨畫也很是機靈,一聽初棠這話,立馬就聯想到了今日發生的事情,驚訝地捂住了嘴。

“小姐是說……今日的事情,也是秦書瑤的手筆?”

“除了她,也不會再有彆人了,**成的可能是她。”

墨畫似懂非懂地點了點頭,“也是,除了她,也不會再有人這般為難小姐。”

“好了,我們暫且按兵不動,我倒要看看,她還能做些什麼。”

“知道了,小姐。”

初棠卻又突然一笑,“不過,經此一遭之後,京城的百姓也會更加信服我的醫術,這秦書瑤竟還給我幫了個忙。”

“是啊,小姐,你是不知道,僅僅隻是早上發生的事情,現在整個京城都已經傳開了,那些外麵的百姓啊可都說小姐就是活菩薩降世,總之,把小姐說得要多好就有多好。”

初棠微微一笑,“這些虛名啊,聽聽就好了,我倒是不希望他們有多稱讚我,他們啊,隻要把銀子砸在我的回春堂,我就很高興了。”

名聲不過是浮雲,還是有大把的鈔票在手,纔是最好的事。

“小姐說的是,算算時辰,小姐也該餓了,我先回去給小姐準備吃的。”

“也好。”

初棠站起身來,伸了個懶腰,自言自語道,“冇想到,今日來回春堂的人也都比以往多了不少。”

不過,初棠作為一個現代人,倒是嚴格遵守著八小時工作製,她的醫館,每天的營業時間便是早上八點到中午十二點,再從下午兩點到六點。

所以,此刻已是醫館關門打烊的時候了。

她起身環顧了四周,見一切都已經妥當了,這才離開了回春堂回到了廣淩商行。

用過晚膳後,初棠正坐在軟椅上看著醫書,冷不丁聽到了一陣敲門聲。

她還以為是墨畫或者開陽,冇想到打開門,卻見到了南宮絕。

“商行大人,這麼晚了,你來作甚啊?”

話雖這般說著,初棠卻側開身子讓南宮絕走了進來。

司徒瑾琰戴著麵具,恰好藏起了自己的情緒,上次見到她時還是在皇宮,如今再見,倒是有幾分恍如隔世。

“你莫不是忘了,已過去了半月有餘。”

半月!

初棠猛地一拍自己的頭,羞赧道,“瞧我這不中用的記性,都快要把這事忘了,商行大人快請進。”--爽快,那今日這事,就這麼定了。”司徒瑾琰站起身來,“那我都答應你的要求了,解毒的事……”聞言,初棠立馬上道地說道,“解毒之事啊,好說好說,我一定竭儘所能,儘快找到解毒之法的,商行大人放心。”“好。”司徒瑾琰饒有興致地看向初棠,“隻是我突然多問一句,初小姐,你開醫館,可你的藥材從何而來?”初棠也知道京城中半數以上的藥材生意都被秦家給壟斷了,這確實是個棘手的難題,可一聽司徒瑾琰這麼問,她也識趣地明白了...